• 《归去来兮辞》审美图景

    《归去来兮辞》的审美图景

     

    【导语】

    人未归而心已先归,景未见而心已见,充满情感和丰富生活乐趣的《归去来兮辞》。行云、流水、飞鸟、青松,是一幅动人的图景。如果我们分析文中描述的审美图景,才真正理解陶渊明归田意志坚决的原因,也能帮助我们找到生命的价值。

     

    陶渊明的诗文,千载以来,获得了多少人的喜爱。其中《归去来兮辞》更是令人流连忘返。其原因就在于勾起了人们回归田园之心,让人回归人的本性,回归心灵的自由。现实中,我们被生存所迫,为功名利禄所侵染。身不由己,心灵扭曲,读一读陶渊明,算是找回了自我。吟诵之余,激起了我们对人生的眷念,跟着陶渊明,品味着生活之美,心灵之美。本文旨在探索《归去来兮辞》的审美图景,从而挖掘其美学价值。

    一、《归去来兮辞》为我们描述了亲情之美

    现实中我们为生计所迫,不得已离开家园,离开亲人,流落他乡。社会之复杂,现实之挤压,我们承受了多少委屈。每当遭到打击和挫折的时候,我们最盼望的是回到故土,回到自己亲人身边,抚慰受伤的心灵,安顿颠沛的灵魂。从官场“樊笼”里逃出的陶渊明,“晨光之熹微”,心情迫切,归心似箭。“乃瞻衡宇,载欣载奔”,那种迫不及待的心情不觉溢于言表。

    来到自己屋前,“僮仆欢迎,稚子候门”,此时陶渊明定是热泪盈眶。“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是何等熟悉与亲切。他携起了幼子之手,端起妻子早已斟满了酒杯。与亲人团聚,虽是粗茶淡饭,也是心情舒畅。“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他陶醉了,心灵放松了。在亲人的包围中,那是最大快乐!

    这种亲情的场面是何等实在和温馨,表现了作者对亲情的眷念与珍爱,也给予我们以心灵安慰。有了这个安慰,哪怕是歇歇脚,最走向远方,也有了底气和力量。

    温馨的场面表现了他精神的选择。他逃离官场,抛弃了诱惑,也远离了勾心斗角。回归田园,固然选择了贫穷和劳顿,但是获得温馨和温暖的亲情,心灵世界得以安宁和舒畅。

    二、《归去来兮辞》的展示了村居之美

    对比于官场“案牍之劳行”,勾心斗角,惨淡经营,乡村生活毕竟热情、淳朴。“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归去来兮辞》向我们描述了一个亲切的乡村生活图景。

    “息交以绝游”,告别人事的交往,但是赢得了乡村们真切的嘘寒问暖。“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没有客套,没有虚情假意,关切之情溢于言表。这样氛围,是真的生活,真的情感。何况闲暇之余,读书,弹琴,聊以自娱,是何等的快乐!还可以“或植杖而耘耔”,在自己的土地上耕耘;可以“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欣赏自然之美景,“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留恋于自然,陶醉于万物的勃勃生机。

    当我们挣脱了现实的束缚,自己的身心才得以真正的解放。而一颗能够释放的心灵才真正能够发现与品尝自然之美、生活之美,才能够真正置身于自然之中,感受那天地间勃勃生机。后来中国禅学,正是讲究“空山无人,水流花开”。世俗功利之气消除,人的灵性得以绽放。他那脍炙人口的诗篇《归园田居》(其五)中的名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正是自然和灵性的发现。

    三、《归去来兮辞》显示了心灵自由之美

    虽然,居室狭小,“引壶觞以自酌”,自饮自酌,何等惬意;“眄庭柯以怡颜”,醉眼观自家庭树,岂不痛快?何况“园日涉以成趣”,漫步庭外,“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举目远眺,那朵朵白云,从远峰中悠悠而来;鸟,飞倦了,归栖于苍茫的山林间。此时,夕阳已经落山了,诗人仍然在流连忘返。在外困顿奔走的陶渊明,仿佛眼前的一切,让他顿悟;悠闲的白云,回归栖息的鸟雀,让他明白了自由的可贵,人生归宿的真谛。“抚孤松而盘桓”中陶渊明的精神世界已经达到了深邃和高妙的境界。他开始超越现实和自我。

    多少年官场的黑暗,尔虞我诈,让多少人从陶渊明那里寻找了心灵的安慰;如今,现实的挤压和生活的异化,早已身心疲惫的我们既然能够读懂《归去来兮辞》的真正美妙价值。

    人生短暂,更要清晰自己应当追求什么。“善万物之得时,感悟生之行休”,不是哀伤和自卑,而是感叹自己明白太迟了。诗人几多感慨,有几多欣慰。挣脱官场的束缚,摆脱世俗的羁绊,陶渊明为自己的清醒,为自己的最终选择而庆幸。那是在动乱年代,陶渊明的人生选择。“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对此,李泽厚认为:“不是外在的轩冕荣华、功名学问,而是内在的人格和不委屈以累己的生活,才是正确的人生道路。所以只有他算是找到了生活的快乐和心灵慰安的较为现实的途径。”“陶渊明在田园劳动中找到了归宿和寄托。他把自《十九首》以一个远远超出了同时代人的高度,提到了寻求一种更为深沉的人生态度和精神境界的高度。”

    亲情之美,村居之乐,自由之境,构成了《归去来兮辞》的审美图景。而这一切取决于陶渊明的坚定的人生信念向我们展示了一种真实、平凡而不可企及的美。而这种境界,“却只有通过高度自觉的人的主观品格才能达到”(李泽厚)。陶渊明的审美境界实际上是把古代哲学思想和宗教情怀,融为一体,通向了生命哲学。对此,梁启超进一步分析陶渊明的人格,认为他是一位极热烈而极有豪气的人,一位缠绵悱恻最多情的人,一位极严正——道德责任性极重的人。归田是他人生的转折。虽然物质上的贫穷,但是他的一生都是在为精神生活的自由而奋斗。梁启超认为“勤糜余劳,心有常闲。乐天委命,以致百年”,是陶渊明人格的写照。

    余秋雨指出,“他皈依了一种纯粹的自然哲学,以自然为美,因循自然,欣赏自然,服从自然,投向自然。他本人也因自然而净化了自我,领悟了生命”。

    面对《归去来兮辞》描述的生活图景,并通过分析,我们找到了灵魂的皈依,从迷失找到自得,在异化中找到诗意,我们的生命仿佛复苏了,我们的心灵也被净化、淳化和升华。

    【王国敏结束语】

    人的价值追求决定他的人生选择。顺从自己内心的选择,即使是物质上的贫困,但精神世界是快乐的。陶渊明作了与众不同的选择,也有意无意明白了生命的意义,达到了“乐天知命”的了然。如今,现实中人们为了功名利禄,已经被异化,甚至沦为工具和物质的奴隶。读一读陶渊明,或许可以帮助我们从现实中找回自己。

     

    【主持人串词】感谢王老师。千载悠悠荡凡尘,披文入境总见真,王老师用双手为我们轻轻地推开《归去来兮辞》的审美大门,让我们珍爱于陶潜对亲情的眷恋,让我们释放于陶潜对村居的缠绵,让我们畅享于陶潜对自由的痴癫。再次感谢王老师。其实后世来看陶渊明,往往看的是一种宗教的情怀,更是一种生命的哲学。他在历史的那头率性一转身,却成了当今之世多少人无法释怀的风景。

    时间:2018-08-06  热度:1565℃  分类:未分类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