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越与逍遥

    超越与逍遥

    ——《逍遥游》主旨初探

     

    【摘要】《逍遥游》体现了庄子基本价值取向和根本的哲学观点。它以鲲鹏展翅为开头,表达了摈弃世俗的束缚,使精神世界不断超越,达到逍遥境界的追求。由于庄子的思想比较丰富,本文力图对《逍遥游》主旨进行初步的探寻,从而真正读懂《逍遥游》,走进庄子。

    关键词:超越与逍遥 主旨探寻 文本解读

     

    要引导学生理解此文,教师应对《逍遥游》主旨进行探寻。而《庄子·逍遥游》是《南华经》的首篇,在庄子著作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然而庄子思想丰富,往往难以理解。正如王博指出的那样,“他(庄子)道通为一的本领。他就像是《大宗师》中提到的大治,以他心灵为大炉,熔铸着整个的世界、人生和历史”。(1)《逍遥游》主旨的探究,对帮助学生了解庄子,走进这位哲学巨人,探讨庄子思想的价值,具有十分重要意义。为此本文对《逍遥游》主旨作初步的探寻。

    第一,对大鹏形象的理解。

    展翅飞翔的大鹏形象,寄托着庄子超越现实的追求和无法实现理想的悲哀。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庄子以非凡的想象力,描写鲲鹏展翅、飞升,其大几千里,背若泰山,翅膀若垂天之云,是在借助于大鹏来表达自己的理想和心灵,自己精神超越的过程。王博指出,“飞,以及飞所代表的的上升,正是《逍遥游》的主旨”(2)

    “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其实何等的雄伟,深沉博大,有一种超群脱俗的力量,气势磅礴,正引起人们心灵世界产生激荡,引起震撼,也鼓舞人们对于自己的追求无所畏惧,一往无前。

    文章三次浓墨重彩的描述了大鹏形象,实际上正是作者企图挣脱现实的羁绊,是为了慰藉自己苦闷而孤独的心情。

    然而大鹏失败了,原因何在?文中写到大鹏“怒而飞”,却“去以六月息者也”,“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显然,缺乏展翅的条件。陈引驰指出,文章从积水之多寡所能承载的草芥、杯盏乃至大舟之不同,提示鲲鹏展翅需要风之集聚。(3)清代胡林翼指出:“办大事,以集才集气集势为要。”(4)就像一个杰出人物的出现,缺乏适宜自己的舞台。大鹏的失败,也证明了作者欲飞的理想和无法飞走的悲哀。(5)

    尽管如此,鲲鹏巨变的寓言仍然激励人们奋发有为的精神。吴怡在《逍遥的庄子》中写到,“把鲲鹏拿来象征人世,鲲化为鹏的历程,说明一个人在成为至人、神人或圣人之前的一段修炼功夫。”(6)鲲鹏成为后代文人推崇的艺术形象,尤其是李白更是青睐有加。李白言志之作《大鹏赋》中写道,“头转而天动,山摇而海倾,怒无所博,雄无所争”,表达他对大鹏的心驰神往。(7)

    • 理解逍遥的层次。

    鲲鹏作为作者理想的寄托,而现实中,却有着很多志趣不高的人,他们不仅无法理解大鹏的追求,反而极力的嘲笑。首先,像蜩、学鸠和斥鹌这些志趣低下的人,是可以不屑一顾的。如“斥鹌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飞亦至也。’”对于斥鹌这些人,日本学者福永光司指出:“蜩与学鸠,纵是嘲笑一切伟大者,它们到底只是些‘侏儒之群’而已。”(8)这是“小大之辩”。作者的目的寓示着一个精神超越要排除世人的非议和嘲笑,鄙弃一般士人所珍视的价值观念。

    对此,王博先生进一步指出:“关键的问题不在于知识,而是眼界,或者人们习惯说的境界”(9)境界小的人固执于自我,而境界高的人追求的自我的超越,“化”就是一种象征,一种遗忘和丧失自己的象征。(10)

    庄子对于精神的超越是不断的。那些知效一官、德合一君、征一国者,在现实中功成名就,是道德楷模、百姓信赖的人,庄子也是主张否定的,或者说超越的。因为他们“他们安住在尝试层面的价值与规范的世界,将这一角世界当成世界之全,而埋没其中”(日本福永光司语)(11)

    即使像宋荣子“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以及列子的“御风而行”,可谓是达到一个极高的精神境界。

    关于宋荣子,“定乎内外之分”,陈引驰认为,“是一种对自我的内在需求和价值的明了,那么外在的荣辱都不会左右其行为”,即所谓“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实际上是尊重自己内心世界的需要。(12)

    至于列子,陈引驰认为,“列子轻快神妙地乘御着风来往自如,对外在的世界也是一种依顺,而同时也是自我的一种实现”。但仍然受外在的限制和约束。“斯不能逍遥矣”。(13)

    因为宋荣子和御风而行的列子,仍有所依赖,有所束缚,未能达到绝对的精神自由。徐复观指出:“人生之所以受压迫,不自由,乃由于自己不能支配自己,而须受外力的牵连,即受到外力的限制甚至支配。这种牵连,谓之为‘待’”。(14)

    正因为如此,庄子还要继续追寻。那么,庄子的真正追求是什么呢?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结论应该是,“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第三,如何理解“逍遥”的内涵。

    庄子追求的最终目标是及其高远的逍遥境界。而这种境界与儒家学说中追求的“内圣境界”不同的逍遥境界。逍遥境界,或称天地境界,用庄子的话说,“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庄子·齐物论》),是庄子学说的最高境界。要达到这样的境界,必须顺应万物的天性,达到物与我之统一。具体地说,“无己”就是彻底摆脱私欲和外物的束缚;“无功”,就是去除功名利禄之心;“无名”,就是彻底忘记荣辱得失。

    对此,徐复观指出:“而庄子的‘无己’,让自己的精神,从形体中突破出来;而上升到自己与万物相通的根源之地。”方东美指出:“庄子与一般的世俗英雄不同,他所谓的‘真人’‘至人’‘神人’,并没有这种精神的优越感,也没有这种‘小我’的观点;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划一道鸿沟,把自己和宇宙隔开来,把自己和一般人隔开来。这就是所谓的‘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15)

    王博先生更详细的阐述,庄子的追求在于:一方面自己力量不断“蓄积”,一方面不断的从现实中“剥离”。在完全超越现实之后,进入到一个“白茫茫”的真世界,如貌姑射之山,如冰雪的肌肤,处子般的绰约,一个干净、脱离了世俗浊重。(16)

    在庄子的思想中,这种逍遥境界是对时间、空间的超越,甚至还包括对义和利的超越,生与死的超越。(17)在《庄子·至乐》中提到的“鼓盆而歌”中提到的,庄子为妻子离开人世而歌。在庄子看来,妻子离开人世是回归生命的本源。

    而“乘天地之正”就是“顺乎天地的大道”,把握天道之静态;“御六气之辩”就是“顺应宇宙自然风雨晦明的种种变化”,把握天道之动态。(18)这就是人们追求的精神自由的最高境界。

    很显然,上述提到的“至人、神人、圣人”,都是进入逍遥境界,或者是庄子崇尚的理想人格。他们不为世俗观念的困扰,“与造物者为人(偶),而游乎天地之间”。这种人神游“无何有之乡”,心寄“无物之初”,是真正超越了“小我”的执念,没有事功、名利的仰慕,一种真正的自由。(19)

    第四,庄子逍遥境界的价值意义

    战国时代,正是社会大变革的时代,战乱频仍,政局动荡,人们饱受苦难。处于混乱时代的庄子,为现实中人们而深深痛苦。出于生命的大同情大悲悯,他希望人们从现实的羁绊中摆脱出来,以开放的心态来追求生命的尊严和价值。

    虽然庄子提倡的逍遥境界是难以企及的。但是,在某种意义上讲,庄子是以哲学的方式为我们找到了一个心灵安顿方式,一个安身立命之地,一个精神家园。

    因为我们总是被生与死、寿夭、得失、贵贱等所累,身心疲惫,没有自由。但是作为一个精神追求者,我们可以抵御现实的诱惑,“在丑恶的世界中保持自己自尊自爱”(20),保持精神的清洁,获得精神的自由。

    如果能够汲取庄子奋发向上的精神,一往无前,冲破一切障碍和束缚,去攀登新的精神高峰,我们起码可以拯救迷茫中的自我。

     

     

    注释:

    (1)《庄子哲学》王博著(第二版)第14页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年8月出版

    (2)《庄子哲学》王博著(第二版)第154页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年8月出版

    • 《无为与逍遥(庄子六章)》陈引驰著 第69页 中华书局出版

    (4)《庄子今注今译》陈鼓应注释 第9页 中华书局出版

    (5)《古文鉴赏辞典》(上册)程振鹏章培恒主编 第109页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97年7月出版

    (6)《中国文学史话》(先秦文学卷)郭杰 秋芙主编 第264页

    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8年5月出版

    (7)《中国文学史话》(先秦文学卷)郭杰 秋芙主编 第264页

    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8年5月出版

    (8)《庄子今注今译》陈鼓应注释 第11页 中华书局出版

    (9)《庄子哲学》王博著(第二版) 第57页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年8月出版

    (10)《庄子哲学》王博著(第二版) 第57页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年8月出版

    (11)《庄子今注今译》陈鼓应注释 第19页 中华书局出版

    (12)《无为与逍遥(庄子六章)》陈引驰著 第87页 中华书局出版

    (13)《无为与逍遥(庄子六章)》陈引驰著 第91页 中华书局出版

    (14)《庄子今注今译》陈鼓应注释 第21页 中华书局出版

    (15)《庄子今注今译》陈鼓应注释 第21页 中华书局出版

    (16)《庄子哲学》王博著(第二版) 第158-166页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年8月出版

    (17)《哲学与人生》傅佩荣著 第199页 2010年11月上海三联出版社出版

    (18)《庄子哲学》王博著(第二版) 第91页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年8月出版

    (19)《国学十八讲》宋志明著 第186页 人民日报出版社 2013年5月出版

    (20)《中国文学史品读》鲍鹏山著 第27页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17年10月出版

    (此文发表于董一菲的《诗意语文经典篇目文本解读》第51页)

     

     

    时间:2018-07-30  热度:4℃  分类:未分类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