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致程世和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致程世和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近日,以程世和教授一封给温儒敏教授的信,很受追捧。然而,读完程教授的信以后,我虽然觉得他的话比较尖锐,也有点道理。但是其中某些观点不敢苟同,起码不符合教育界的实情,为此特写了一封给程世和的信,希望进一步交流。至于我作为普通教师,人微言轻,也许我不自量力。)

     

    尊敬的程世和先生:

    读了您的文章,我很佩服您的仗义执言!但是我不得不说,您寻找错了人,因为造成今天中国中小学学生负担过重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强调阅读,更不能把责任推到温儒敏教授身上。

    坦率的说,温儒敏教授之所以强调阅读的重要性,是因为在今天急功近利的中国教育里,语文尤其是阅读被大大忽视了。温儒敏教授不过是把话说得重了一点而已。因为在今天的中国,遇到一些不正常的事情,确实需要矫枉过正,下一些猛药。即使是这样,今天在学校里,有多少人重视阅读,我们是十分清楚的。因为阅读带不来分数。

    程教授,作为语文学科本来是弱势学科,提倡中小学生阅读本身就十分艰难。而且极力倡导学生阅读,并不是温儒敏教授。关于阅读的意义,对此在教育界,甚至在社会上已经达到共识。而重视阅读这一项工作,之所以比较艰难,反而是由于我们教育界的本身。因为阅读对于学生素养的提高,是一项慢的工程。学校要出成绩,高考升学率则是硬指标。

    对阅读的重要意义,我想程教授您应该清楚。本来就很艰难的事情,您不在其中助力,反而泼冷水,我似乎不大理解。在客观上,很可能给那些反对阅读,主张通过刷题的人以口实。对新课程改革寄托希望,希望语文教育得到重视的语文老师来说,不是让他们大失所望吗?

    至于温儒敏教授语言急切,心情应该理解。何况您作为一个教授,似乎缺乏雅量,起码语言不够从容。至于温儒敏提到不少学生沉湎于网络阅读,我认为也是事实。虽然中学生压力很大,但是总体上非常勤奋刻苦学生,所占比例又有多少呢?我们有多少中学生仍然学习不努力,我们老师在脆弱的教育管理,只能是无能为力,自觉伤感。

    我们老师为什么收缴学生手机,不就是担心学生沉湎于其中不能自拔吗?而且我们老师时常看到学生阅读的书籍,大都是无聊的网络读物。也许这些程教授您没有了解目前中学生的实际情况,或者说看问题太理想话了。与其让学生沉湎于网络读物,还不如逼他们认真读一些有价值的课外书籍。对此,程教授,您怎么看呢?

    至于您认为,温教授提出的“考试倒逼你读书”,这也是无奈之举。在今天一切都已考试来衡量一切的教育界,解决问题之道也只有通过高考的指挥棒了。尊敬的程先生,如果您想在学校里倡导阅读重要,如果没有考试的杠杆,你去试试。我可以说,您所强调几乎等于零。难道这个道理您不懂吗?温教授讲了一点过激的语言,甚至是实情,您就口诛笔伐,似乎与您的身份不相符吧!甚至您还说,人家是“暴政”。程教授,人家温教授有这个权力吗?

    至于您所说中学生负担过重的问题,我想不是在教材上减轻难度就能解决的。造成中学生负担过重,这是一个大问题。如果有兴趣,我们可以讨论。您应该知道,社会本身就是竞争。作为底层群众的孩子,如果不通过高考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您说还有其他出路吗?这一点,您也奋斗走上来,自然知道其中的甘苦。程教授,在今天谁不面临压力啊?

    当然您所说的阅读方式,可以推敲,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您的语言有点急切了吧?我在给您写的时候,再次查阅有关温教授的文章和谈话,不外乎强调阅读的重要性,强调阅读习惯,增加课外阅读数量,没有什么过错啊!至于中学生背诵古诗文从14篇增加72篇不算多吧?一学期大概只有12篇诗文。至于您从事古典文学教学三十年之久,还不能背诵72篇古文,是不是有点脸红啊!

    当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和义务,对如何教育下一代,提出自己的看法。您自然作为一个大学教授更应当责无旁贷。但是不能由此拿出鲁迅的大帽子来压人,拿出鲁迅先生的语句来批评温教授,是不是有点夸大其词了吧?

    程先生,我对您后面所提到的关于阅读的论述还是很赞赏的。但是之所以写出这一段文字,用意在于我们在语文教育不受重视的今天,能珍惜那些提倡阅读的人。即使他们说的有点偏颇,也可以在实践中纠正。至于我这篇文章,您能否看到,我也没有信心。因为我不过是普通的一线教师。甚至对您的观点评头论足,是不是有点不自量?人微言轻,但是我说的是实情。

    礼!

     

    一位语文教师

    2018年7月27日

     

    时间:2018-07-28  热度:68℃  分类:未分类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