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耻亦,痛哉!醒乎?

    耻矣,痛哉!醒乎?

     

    前数日,就在我们安徽这个素有文明的亳州地区,一个号称庄子故里的蒙城县某学校初中晚自习的课堂上,发生了群殴老师的事件。一连几天,我和同事们心中的沉闷难以排遣。欲写一点文字,却迟迟不想敲击键盘。因为我知道自己和同伴们的声音,在如今恐怕是十分微弱。

    总算是稍作平静,也可以说是痛定思痛,我再也无法按捺自己的心,书写心中的情感,聊以表达我们心中的情绪。希望正义的言辞多少能够打动那些良心尚存的人们,能够给予承载着重负的教师们,多少一点安抚。

     

    我一直在想,一个老师让学生交试卷,本属于正常要求。学生不交卷则罢,还出口成脏,老师固然义愤填膺,推搡学生。几个男生一拥而上,拳打脚踢,甚至挥舞板凳

    这哪里是学生对老师的态度。稍有良心的人,不难判断其是非曲直。

    然而遗憾的是我们的教育机构,仅仅要求学生道歉了事,却没有对老师以安抚。这分明是对群殴学生的一种纵容。

    教育部门是老师家啊!连教育局都不能替老师伸张正义,何人又来抱打不平呢?

    甚至还叫老师反省……

    怎不叫人心寒!

    虽然尘埃落定,一切恢复正常。大家都在维护着一种“稳定”。但马老师蒙受的屈辱,却只能永久留在他的心中!

    不,这不是马老师的耻辱,是整个教育界的耻辱!

     

    当然遗憾的是,千不该万不该马老师先动手落下话柄,这是师德的红线,也是他挨打的导火索。网络上就有不少人指出马老师挨打咎由自取。

    可是谁又能知道老师们心中苦痛呢?

    卑微的马老师只不过在捍卫一个教师的尊严,或者艰难的履行他的使命。

    痛哉!

    联想前两年,安徽长丰地理老师杨不管”的悲剧,还让我们记忆犹新。一个懦弱的杨老师丢失了饭碗,还赔了10万元人民币。

     

    对此,我想并非是一定要加重对学生的惩罚。事情已经过去,重要的是我们要学会反思。

    造成这一切是谁的错?

    如今的教师,除了那少数几个利用职务之便而徇私,或因为心理的失衡而体罚学生的人之外,教师一直是兢兢业业,起早贪黑,耗费了精力,牺牲照顾自己亲人的时光。承载着繁重的教育使命。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群体,教师却屡屡受到社会的责罚。家长动辄挥舞投诉的大棒,发泄对教师的不满。

    在这里,我们还能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吗?素有尊师爱教的国度,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我说过,一个家庭对待老师的态度,必将注定他家庭的未来。一个不尊重老师的家庭,必然会让自己孩子在老师面前,无所畏惧,肆无忌惮。

    这样的孩子,又怎能发奋有为呢?

    同样一个不尊重老师的社会,其结局也将危险。

    虽然马老师事情结束了,好像一切太平。街面上多了一个谈资,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角度来解读此类事情的是非曲直。

    同情马老师者有之,但把这件事情作为笑料的人肯定不再少数。本来这个社会,就把教师作为泄愤的对象。

    人人都应享有捍卫自己的权利。但是我们不能把法律武器首先投向弱势群体,这不就像阿Q像小D发泄一样吗?在我们的政府官员中,那么多腐败,我们不去批评;面对那么多强拆的人,为什么不去捍卫自己的权利呢?

    呜呼!我无法理解。

    甚至我还担心,某些以专家自居的人,还要指手画脚,批评老师的教育方法不当,而导致师生关系不够融洽。他们哪里知道一些不想学习,不思进取,软硬不吃的学生,让我们老师付出了多少心血。关键是老师的努力,还变成了驴肝肺。

    我不敢忘加推测人们对待教师的心理,更不能以恶意来揣摩人们的想法,然而结果却人们心寒。

    素有尊师重教传统的中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的孩子要群殴老师,甚至要置于死地呢?

    我不得不再一次调节自己失衡的心,甚至还想从我们老师身上找找原因。然而欲使我的心灵平静是困难的;可是教师微弱的呼吁,又能引起多少人的理解呢?甚至我羞于说请求社会的同情,那样的话我们还有自尊吗?

    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然而,我们政府机构的某些人,居然得意洋洋的说,活该!教师一项难管,让学生收拾你们。

     

    不过,我还想说。

    在群殴教师的旁边还有几个女生,她们用自己的笑在旁观着。

    这样的笑对几个男孩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可看到视频的我却觉得透心凉!

    女孩本应该是文静而美好。然而这……

    我在想,一两次事情可以说是偶然,但多了就要让我们为之警觉。

    教师无可奈何,只有一点,“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以后许多优秀的人才恐怕就要远离教师这个岗位了。

    我们这些对教育有着激情和痴迷的人,不知道以后还能保持多久。

    前几年,我就听说,河北衡水中学这个高考名校出来考取大学的学生,不再报考师范院校。究其原因,学生们说老师太苦了。

    那么,这个庄子的故里报考师范院校的人,会有多少呢?

     

    就我们学校来讲,沉重教学压力对师生关系恶化,毕竟起了催化作用。对于不愿的学生,你去强迫他学习,你不是自找没趣吗?

    惩罚教育的欠缺,教师没有任何武器,来震慑那些不努力影响教学秩序的学生;而失去教育的武器,只能迁就,或者所谓的关爱,怕只能是一种示弱,结果是增加少数学生更加肆无忌惮的信心。

    更何况,社会的价值观已经失衡;道德伦理在金钱享乐面前早已十分单薄。

    而这些,真的让我们尤其是教育者醒悟,寻求科学的对策,少一点像“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这样歪理邪说。

     

    也许我们的优思是杞人忧天,我也但愿是这样。

    日子还要过,书还要认真教。只不过我还是期望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多捍卫我们教师的尊严;我们的学校也要理直气壮的挺起腰杆,敢于对社会的偏见和学生的顽劣说一声,“不”;

    我们的老师在教书的同时,多注意教育孩子,增强保护自己和教育学生的智慧。

    倘若如此,也就够了。我们这些老师擦擦自己的眼泪,还指望自己为教育,为许多家庭命运的改变而继续牺牲。

    别的,我们也没有多少指望。但愿马老师的悲剧,明天不再发生!

     

     

    时间:2016-04-27  热度:127℃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