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古忧愤有谁知?

    千古忧愤有谁知?

    ——读辛弃疾《贺新郎·甚矣吾衰矣》

     

    大宋帝国,金人南下,大片河山沦入敌手。收复失地,报国雪耻,当是每一个热血儿女应有的选择。更何况,辛弃疾不仅是一个有着豪情的文人,更是一位有胆有识的壮士,一位侠义之士。早年辛弃疾参加耿京领导的义军。当他得知耿京被叛徒所杀,造成义军溃散。他横刀立马,率领五十多人硬是袭击几万人的敌营,把叛徒擒拿带回交付朝廷处决。

    然而现实却是十分残酷的。南宋朝廷上下苟且偷安的氛围,显然使他难以在官场上立足,更不用说给他立功报国的机会。他虽有出色的才干、执著北伐的热情,也只能是几经磨难,几多希望与失望交织。他的内心世界一直不能平静。他的词,便是他心中的忧愤。有人说,辛弃疾多用典故,晦涩难懂。我冒昧而又固执的认为,这也许正是他内心痛苦太深,知音难寻,对自己心中的感慨欲言又止的体现。

    后来终被弹劾的辛弃疾,家居上饶,新居虽“飞流万壑”、“千岩争秀”,但隐居山水又怎能让他的心灵归于平静呢?

    那一腔热血,壮志未酬、报国无门的忧愤,不时在他的心头翻滚。这一首《贺新郎》便是他情感的倾泻!

    “甚矣吾衰矣。恨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问何物、能令公喜?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东窗里。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江左沉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回首叫、云飞风起。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甚矣吾衰矣。恨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

    开篇一声长叹。想当年,豪情壮志;现如今,事业无成。然而这一切与谁诉说?

    “恨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不过是愤激之词。亲友也许甚多,但他坎坷一生,又有多少人能够了解他的志向,理解他的远大理想。“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缺乏知音的他,不得不悲愤的发出怅惘的感慨!

    还有,借助于《论语·述而》“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借助于孔子的话,抒写自己的胸臆,更是增添诗句的力量。

    “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

    一个“空垂”,一个“笑”字,值得我们琢磨。这李白有“白发三千丈”,说明愁之多;辛弃疾则是说愁有何用,我一生都白白地消磨过去了!岁月蹉跎,一事无成,如今年老体衰,对人间的一切只好付之一笑了。

    悲愤中有无限苍凉,忧虑中几多无奈。便是辛弃疾此时此刻的心境!面对秀丽的青山,此人的思绪是不是早已超越自己的一生之怨恨,在寻觅着千古的答案。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虽然此处借用了典故。《新唐书》卷九十七《魏征传》:“帝大笑曰:‘人言征举动疏慢,我但见其妩媚耳’。”此处借用名臣魏征典故,实际上表明了自己的人格。而对青山的赞许,何尝不是对自己人格的自励。但是我想人与物的相互观照,“情与貌,略相似”,词人自己傲岸不群、直率豪放性格,与山的挺拔高大而找到对应。山与人,彼此互为知音。

    “一尊搔首东窗里。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

    词人对酒思友,想到了陶渊明。陶渊明的高风亮节,不正是自己的人生知己吗?词人把寻求知己的目光投入到历史之中。

    “江左沉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

    词人借对晋室南迁后风流人物的批评,斥责南宋自命风流的官僚只知道追求个人私利,不顾国家存亡。很显然,愤世嫉俗,志不同道不合,不足与谋!

    是的,世界往往被庸人所设计,词人之所以报国无门,怀才不遇,不正是因为小人和庸人所组成的统治集团对他的猜忌、排挤和打击所造成的吗?在这些人的心中,只有个人的得失,只管自己苟且偷安、醉生梦死,哪里去管国家和民族的危亡呢?

    但是词人并没有沉湎的慨叹埋怨之中。“回首叫、云飞风起”,禁不住想起了刘邦:“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那是何等叱咤风云的英雄气概!

    词人英雄之气借酒而迸发出来!“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二句,也是化用《南史》卷三十二《张融传》:“不恨我不见古人,所恨古人又不见我。”而一个“狂”字,正是辛弃疾的精神人格写照!

    一个“狂”字,可谓是愤之急,怨之深,情之切,思之广,凌厉千古!

    “知我者,二三子”,千古忧愤有谁知?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从古到今,历史造就了多少英雄,但是却时常没有给他们提供应有的舞台。

    成就事业,展现才华,毕竟是少数。多少人,满腔怨愤,只能是感慨万千。历史之悲剧,一幕幕上演。怀才不遇,可以说是千载的命题。

    “固时俗之工巧兮,偭规矩而改错。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这是现实。“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这是屈原的悲剧,也是屈原的选择!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吊古伤今的陈子昂唱出自己的生命悲歌。他那孤独遗世、独立苍茫的落寞情怀,理想破灭时孤寂郁闷的心情,在登楼远眺,凭今吊古所喷薄而出,而苍劲有力。

    历史没有给予英雄的舞台,英雄们留下了他们悲怆的诗词。我们在品味他们的诗词中,走近他们的心灵,感悟他们的情怀。当我们面对人生坎坷的时候,心灵世界既然也多了一份慰藉!

    为国运而忧,为时局而愤!千古忧愤有谁知?这是历史,也是现实!但即使是时运不济,纵使空有一腔热血,想到了我们民族还有辛弃疾这样的英雄,我们的心才不至于不孤单!

     

    时间:2017-11-09  热度:216℃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