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这一代人

     

        作为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我们是因袭重负的一代人。

    少年时代,出生于乡村,我们热情淳朴,但又生活在贫穷落后的乡村。我们缺乏教育,缺乏思考。青年时代,一场突如其来的“高考”由于我们准备不足,与我们“擦肩而过”。我们中的许多人,名落孙山。简单地说,是我们学习不用心;认真的说,是当时没有人来唤醒我们学习热情。因此除了其中少数人之外,我们其中的大多数人,回归到乡村。

    接着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又让我们中一些人,叱咤于商海,混迹于社会。付出了艰辛,混了人模狗样。同时结婚、生孩子,在我们没有时间思考和整理自己的思维的时候,我们“错过了”多少时光。

    后来城市化的大潮,我们中的许多人进入了城市,享受着现代化的生活,但也离开生我养我的故土,心灵浮躁,不知自己魂归何方。

     

    也许是社会变化的太快,我们思绪和习惯,还沉湎于对古老的乡村生活。一转眼,一切变化,连自己都没有预料到今天一切。

    为了生计,我们付出了太多。我们的身体和精神都已经开始疲倦。如果说饱经沧桑,还不能概括我们人生的全部。

    当我们为自己恪守传统的生活方式,我们的孩子却进入“后现代的解构主义”。

    我们也跟着“与时俱进”。

    八十年代,我们长头发,打喇叭裤,拎着录音机,带着墨镜。我们觉得那是我们的青春。

    九十年代,唱歌、跳舞。有的家庭甚至出现裂痕。

    ……时光荏苒。男人在外拼杀,女人难耐寂寞。互联网时代,我们也跟着下一代,聊qq,刷微博,大量无聊的信息,让我们开始迷失。

     

    也许是我选择一条充满艰辛的路。自学成才,自强不息,我的经历改变了我,我逐渐由惫懒乡村后生成为一个积极进取的拼搏者。

    我与《人生》《平凡的世界》中高加林、孙少平一样,有一颗不同寻常的心。

    然而体制阻断了我的路。十年“编外教师”耗费了我最宝贵的时光。幸运的是,我打下坚守的专业基础,保持了一颗永远拼搏的心。

    再接着,民办学校的十余年沧桑,我的心又坚硬了许多。我开始早衰,身体也受到摧残。

    由于缺乏舞台,或者是社会的偏见,我们的才智还远远未能绽放,我就已经开始老了。

    怀才不遇,成为我为之深深遗憾之所在。

     

    然而幸运的是,阅读和思考,首先是人生思考,驱使我从狭窄的圈子超脱而出。我找到了安身立命精神依托。

    生活在变,但是我对人生美好的追寻,还是那么一往情深;

    教育在变,我对事业的痴迷未变,一直恪守着“对自己的事业有一种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执著”;

    境遇在变,我的心态未变。亲情、爱情、友情、家乡情,永远是我生活的动力。

    其中老父老母,永远是我精神的靠山;老妻,是心灵的港湾;子女,有成就的子女,是我们骄傲的资本。

     

    拼搏了时光,迈过了艰辛。我找到了事业,教育好子女,自己也成了一个有独立见解的文化人。

    如今,我还能继续保持乡村人的淳朴和热情本性,又能够从小农意思的狭隘、自私和保守中挣脱出来。我为自己是一个农民而骄傲。

    我庆幸我成为一名教师,保持了书生意气,不媚俗,不汲汲于富贵;同时摒弃了体制内的一些教师那种斤斤计较、自命清高的优越感。

    我更庆幸自己远离了城市人的那种精于计较的小市民气息。

     

    我感谢我经历的岁月,岁月给予我们难以忘怀的回忆。

    八十年代初期,我和老同学李宗银一起躺在黄花岗的草地上。我们没有因为眼前暂时的潦倒而沮丧。我们谈古论今,追逐着明天的梦。

    有梦就好!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一种东西,在遥远的地方召唤,驱使我努力,走向成熟和成就自己。

    我记得,1997年柿树岗中学的遭遇,虽一度黯然神伤,却让我变得更加强大。

    我说过,我要感谢真诚帮助过我的人们,也要感谢生活中曾经给我设置路障的人们,因为他们让我获得大气、深沉、坚强。

    我记得,省城民办学校的炼狱之旅中的艰辛甚至煎熬。有许多同学,如张德金、吴青海、张明虎、凌强胜等老同学的鼓励和真诚的帮助,就像当年张建华、马志敏激励我走上自学成才之道一样。

    我要感谢我的同学。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发思念昔日的同学,思念昔日一切。每当节假日,我发一封短信,用最为贴心的话语,表达我真诚的祝福!

    如今,为了生计和所谓的事业,远离家乡,但我的心却牵挂着故乡。作为一个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一个来自肥西柿树岗的人,我将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我们没有辜负我们的时代,没有辜负我们家乡生我养我的那一方水土。

     

    也许有的人问我,你难道没有抱怨生活给予你的曲折,甚至苦难。我说,正因为生活的坎坷,我才获得厚重,获得对生命真谛的理解。

    因为我目睹那些一帆风顺的人,他们是永远无法知道生活的真谛,更无法体会一个搏击人生的心灵世界博大和瑰丽。

     

    由于起点低,也由于时代的错过,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出类拔萃。在平凡的人生之旅,亦步亦趋的向前挪动着。

    但是我们走的坚实。风风雨雨,历经酸甜苦辣。

    记得八十年代中期,《人生》里面刘巧玲说了这样一句话,人生总是充满遗憾。我说,正因为人生有遗憾,我们才要努力,才能功德圆满。

    其实,人生就是划了一道美丽的圈子,在里面写进了我们的足迹,有我们奋斗的激情,情感世界的幸福,以及无奈、挫折,甚至失败和错误。

    当不管如何,我们都要往前走。不知不觉的,岁月流逝了,在感到稍微懂得一些道理的时候,我们老了。儿女也长大成人了。这时,再谈事业与成就已经多余。只有珍惜我们的足迹,包括收获的,也包括遗憾,那都是财富。

     

    我们是幸运的。我们经历了充满纯洁热情的毛泽东时代。那时,我们贫穷,但那是个理想的年代,淳朴热情的社会风尚深深地影响着我们,“至今我的胸膛还流淌布林什维尔的热血”。我们对英雄的崇拜,对理想的执着,愤世嫉俗、强烈的责任感等等,都可以从那个时代找到影子。

    我们是在样板戏的影响下长大的,样板戏让我学会了神圣、牺牲、浪漫,学会了豪迈和大气

    八十年代,我们赶上改革开放的黄金季节。我们这些不甘在泥土里生活的人,先后离开了上一代人生活的轨迹,到远方去寻求自己的梦幻。

    有的大学毕业以后,继续深造,成为时代的佼佼者。其中:杨成长,青年经济学家;赵建国,国务院新闻办的领导……

    有的成为著名的企业家,如马功全、程宝霞等;

    ……许许多多,难以叙述。仅仅教育界,在省城的张德金、吴青海、张明虎、凌强胜,叱咤风云。

    肥西县城,基层领导,奔波奋进的,哪里缺少我们同学的影子?

    我们有理想奠基,有责任担当,有吃苦精神,有火热情怀。可以骄傲的说,除了上山下乡的知青一代人,我们比不上以外,那值得骄傲的,就是我们这一代六十年代出生的人。

     

    前几年,我在谈到成功的时候指出,一个人成功,不仅体现在他的事业,还在于他家庭的幸福、人格的魅力、精神境界的提升。

    由于时代发展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在我们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社会又进入到下一个阶段。为了我们能够人模狗样的走在世界上,我们必须拼搏。所以急功近利也罢,义无反顾也罢,我们都要去应付。

    所以,浮躁不是那个人的错,而是时代的错。

    转眼间,我们跨过中年。但“心为形役”,有的人虽然功成名就了,但丢失太多。好在,十几年前,我曾经看到一本书,一个大学老师的话,成为我后来的座右铭:

    “我常常在想,茫茫宇宙,物象万千,生而为人,实乃万幸。人不仅要珍惜生命,而且要把握生命。人人都知道一个常识,那就是我们无法控制生命的长度,但可以主宰生命的状态,把握生命发展方向,确定生命运行的轨道。我们真正能做到的就是呵护自己的本质不被异化,守住自己的生命智慧不致昏聩,创造生命的价值不致昏庸,提升自己的生命境界而不致世俗。”

    人的精神充实,人的幸福感,其实在于自己的心灵。

    当今世界在一个物欲使人普遍走向异化的背景下若能够保持自己的道德和精神的底线,继续真诚的追求理想,继续保持心灵世界的宁静和淡泊,可以说是一种了不起的成就。

     

    在人世间,“爱情”是最为美妙的词语。

    但是,由于各种原因,虽然我们成长于那充满诗意的八十年代,却很少真正享受在情感世界遨游的机会。

    我们结婚了,生活远远没有那么浪漫。成家立业,生了孩子,尤为生计所迫。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去品味情感世界的甘甜。但是也正是生活的艰难,风雨同舟、相濡以沫,我们在世界生活中真正收获了生活,也收获了情感。

    历经生活考验的情感,恐怕更为珍贵。

    如今我们功成名就了,应好好品味人生了。

    但是我们遇到了爱情死亡的年代。我们其中一些人,已经经不起诱惑,忘记了年轻时候承诺。他们对于情感这一美妙的字眼,自然难以获得真切的结论。

     

    “月出蛟兮。佼人撩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亮出来了,美人从容娴雅,姿态动人,望之倾倒。我的心也被深深纠住了,多么动人的情境啊!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我们还有自己的家。女人是男人故乡,让我们的心不再流浪,不再堕落。也如歌德所说,永恒的女人引导我们上升。男人们打拼天下,脆弱的时候,总是希望回到自己家,靠在女人的身上,回到女人温柔和温暖的怀抱,歇歇脚,再去闯荡世界。

    有你的时候,就有我的家,那怕是风餐露宿,日晒雨淋。这时所有的痛苦,都甜蜜!

    男女之爱,首先是两情相悦,以“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女子至阴得真阳,一片温醺,而感恩深重,不怨不怒;男人至阳得真阴侵润,玉露温柔而魂魄安定,淡定阳刚。然而男女的性爱如能升华,灵与肉相合,达到灵性高度,充满喜悦,心性空灵,进入永恒。达到这样境界,自然是觉得自己走向了恢弘,从容,给予和创造……

    爱不一定拥有,不一定长厮守,看到心爱的人幸福,何尝不是一种欣慰?而真正的爱,应该是心灵的交流,灵魂的默契。

    从现实的角度上讲,男女之间由两性相吸,到两情相悦,再到生活中心心相印,风风雨雨,患难与共,达到了这个层面上,才能知道人世间什么叫做幸福。

    如果再向前走一步,进入宗教层面,理解夫妻之间的一个“缘”字,那是何等的美妙啊!婚姻是神圣的,不能亵渎的。那么这样情难道不珍惜吗?

    “爱是相互尊重和自由前提下的心灵交流。”我赞同弗洛姆先生的这句话。从小时候的两情相悦,年长时候的人生朋友,年老时候的相依为命,我们夫妻一道走向夕阳。“执子之手,与尔偕老。”我们带着共同的心愿,带着对人生的感激和感悟走向生命的终结。

    夫妻相伴一生,也是一个悟道过程。年轻时候浪漫时光,彼此留下美好而诱人的回忆,但是毕竟被生活纷繁的具体利害所冲淡,倘若能够继续坚守婚姻的责任,对情感的承诺,尤其能够在风雨沧桑中保持伴侣之情,保持夫妻之间情感的纯洁,我想那应该是人生的成功!

    当随着生活的成就,把理性的智慧与生命激情融洽,加上岁月的磨合,有恋情转变为亲情,有恋人转变为亲人,那是多么值得称颂的事啊!

    人从两情相悦到患难与共,再到生死相依,不仅是人生的幸福,也是人生的成就。周国平先生说得很精彩,“喜新厌旧是人之常情,但人情中还有更深邃的一面,那就是恋故怀旧。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年轻。总有一天会发现,人类最值得珍惜乃是那历尽沧桑的伴侣之情。”

    “当我们把异性唤作恋人的时候,是我们激情在呼唤;当我们把一个异性唤作亲人的时候,却是我们全部人生经历在呼唤。”

     

        人留下的是记忆,储存的是原则。经历了多少次矛盾与徘徊,而最终对于那些有意义的价值的肯定,还应该一种理想主义的追求。

        现实是灰暗的,我目睹了现实人生的卑微和芸芸众生的可怜。大家为了利益,甚至是一种虚幻的面子争强好胜,你死我活;直至自己被异化。到头来,“你唱吧我登场,只不过为他人制作嫁衣裳”。那实际上是一种悲剧人生。

    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命运注定是一个追逐理想的一代人。

    然而许多人被外在的成功和显赫所迷惑,早已把信仰、理想看成是并不存在的虚幻。然而也正是如此,我们丢失了自己的家园,我们才精神坍塌,才心无所归。

    迷途知返,是一种必要的回归。坚定信仰,更是一种精神成就。

    我深深热爱传统文化,深深敬仰毛泽东和鲁迅,当我们带着自己的思索,靠在巨人的思想怀抱的时候,我们才真正心安理得。是的,当我们确立了自己的精神价值体系。这种体系不仅有历史和经典的痕迹,也有个体生命的感悟与总结我们才真正觉得自己功德圆满。

        泛起的是思想泡沫,而沉潜的才是超越的金子。人应该通过自己对生命真切的体验,而又义无反顾选择对理想执著和痴迷,甚至于从社会最底层去寻求战胜现实的力量,重新坚定自己的信念,才算是一种成就。

     

    也许只有善良的天性,高贵的灵魂,悲悯的情怀的人,才真正有资格有资格称得上有质量的生命。一个有良好的智力和思想深度的人,才算是高质量生命。而在人生风雨中磨练和摔打,经过一番真正的心灵考验的生命才有价值。    

    米兰·昆德拉指出,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对,只有充实而沉重的生命,才能真正与大地相连,与苍天相呼应。我们才觉得真切和实在。

    每每对于人生的叩问,正驱使自己走向一个新的精神领地。

        我知道自己这种性格极易有种与周围的环境的冲突的悲剧性因素,但是毕竟是一种思辨的、反省的也自然是崇高的。最终可以奢望自我超越,而走向卓越。因为一个明白生命意义的人,自然可以调集自己全部的能量,甚至是巨大的,在生活中焕发激情。

        虽然我们经历人生的风雨,没有因为生活的遗憾或暂时不公,而丢掉对人生的信心,丢掉生活的原则。罗曼·罗兰说过,“我看透这个世界,但我仍然热爱他。”

    对于生命意义的追寻,是一首生命的歌。从青少年时代,我们带着理想与激情出发,寻找着成长的道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迷茫却又很激动,也包括超越现实的期望。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历经艰辛,留下是勇气,是耐力,是心的成熟。我们也学会了向崇高俯首,以谦卑之身修炼自己;也远离了轻浮,摒弃了诱惑,消除了虚荣与自卑,最终我们成熟了。

    “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明白了宁静淡泊才是我们所需要的。生命真谛肯定不在众人瞩目的地方,不在鲜花和掌声之中,那可能是让我们迷失或异化。

    生命的真谛应在自己的心灵深处,在平凡的生活中。

     

        我们有幸经历了许多巨变,无论是人生的坦途,还是坎坷,无论是收获,还是遗憾。但都在体验中走向厚重,并获得了生命精彩。

        生命如诗,时代如歌当我们以诗意的眼光来品味人生,幸福、情感既然会在我们的生命中绽放出艳丽的色彩

    祝福吧,为我们的时代,也为我们每一个精彩的人生!

     

     

     

    时间:2016-04-25  热度:134℃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