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读鲁迅

    中国现代文学“高度”既然是鲁迅作品,无庸置疑。


    鲁迅是一位深沉的思想家。他爱憎分明,对中国社会有比较深刻的见解。他认为:国民性的软弱、懒惰、卑怯和贪婪,导致了“专制”和“奴隶”精神复合物,产生了瞒和骗的艺术。要改变这种状况,必须撕裂假面具。他指出,中国人从没有争取过做人的资格。如此深刻的分析,为我们民族史上所罕见。正因为如此,称他“民族魂”,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


    鲁迅留给我们的还是他的思想。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想到“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鲁迅指出,一个真正的诗人是能够感受到天堂的欢乐和地狱的痛苦的。“因此,鲁迅的生命是一个大境界,包含着一种博爱精神,一种佛家所说的大慈悲情怀,既是独立的,又自由的出入于物我之间、人我之间。这是一种大境界中的自由状态。”(钱理群《重建家园》第11页)


    鲁迅是一个思想家,这是他留给我们这个时代与民族的最为宝贵的精神遗产。也就是说,他的思想具有一般文学家和思想家难以企及的高度和深度。第一,他发现了中国封建社会是一个吃人的社会,中国人从来没有取得做人的资格,只有做牛马和奴隶的资格。要争取做人的资格,必须推翻那吃人的筵席。第二,他发现了阿Q这个具有较高的渐高美学意义的艺术典型。也因为如此,鲁迅对于这个社会心理了解得那么深刻和成熟。第三,鲁迅发现了“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娜拉走后怎样》)。这是怎样的人生悲剧。


    鲁迅的身上具有一种坚强的斗争精神和牺牲精神,尤其是超常的韧性的精神。因为鲁迅先生对于中国社会了解得最为透彻,因为他在同守旧的落后的力量进行角逐的时候,有一种深沉的理性。


    2012年底,我认真的拜读了鲁迅的选集,尤其是他杂文和散文。什么叫做高度和深度,那就是高度与深度,我真正的触及到现代中国思想家的思想脉搏。即使是挂一漏万,也是十分的丰富。对于那些不懂鲁迅,却跟着潮流,随意谩骂鲁迅的人,实际上是一种浅陋。


    二十世纪是一个不断的发生着历史转折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是不断的需要巨人的时代。然而当一个时代缺乏巨人或者说有了巨人而我们不知道去珍惜,那实际上是十分悲哀的。在为数不多甚至我们可以篇幅不长的他的小说中,看到了我们民族的历史。他描写最多的是农民和知识分子。


    在农民的身上如闰土、祥林嫂等,鲁迅的作品积聚中国所有的苦难与命运的方式;而在知识分子身上,透视了在中国这个新旧思想交替时期的复杂的社会意识的历史。从孔乙己、四铭和高尔础、涓生等艺术形象,系统的展示了深邃的历史。正如郁达夫所说的,“当我们看到了一部分的时候,他看到了全般;当我们着急于抓住现实时,他把握了古今未来。”鲁迅是一部历史,一个民族的灵魂史。


    鲁迅的杂文,以独特的方式,展现一个思想巨匠的思考。


    “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但娜拉毕竟是了的。走了以后怎样?”


    “我觉得中国人所蕴含的的怨愤已经够多了,自然是受强者的蹂躏所致的。但是他们却不很向强者反抗,而反在弱者身上发泄。”


    “血债必须用同物来还,拖欠的愈久,就要付出更大的利息。”


    “改革既然长不免于流血,但流血非等于改革。”


    “叭儿狗往往比它的主人更严厉。”


    “革命是痛苦的,其也必然混有污秽和血,决不是如诗人所想象的那样有趣,那样完美。”


    “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其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大众并不如读书人所想象的那样的愚蠢。”


    “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鲁迅的《中国小说史》《汉文学史纲要》等著作是真正的经典。在他的《中国小说史》中许多论述是永远不会过时的,要言妙道。诸如以下文字:


    “宝玉亦渐长,于外昵秦钟蒋玉菡,归则周旋于姐妹中表以及侍儿如袭人晴雯平儿紫鹃辈之间,昵而敬之,恐拂其义,爱博而心劳,而忧患亦日甚矣。”


    “悲凉之雾,便被华林,然呼吸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


    “全书所写,虽不外悲喜之情,聚散之迹,而人物事故,则摆脱旧套,于在先之人情小说甚不同。……盖叙述皆存本真,闻见悉所亲历,正因写实,转成新鲜。而世人忽略此言,每欲别求深意,揣测之说,久而遂多。”


    鲁迅的《汉文学史纲要》精当之处也甚多。如:“《诗》三百篇,皆出北方,而以黄河为中心。……其民厚重,故虽直抒胸臆,犹能止乎礼义,忿而不戾,怨而不怒,哀而不伤,乐而不淫,虽诗歌,亦教训也。然此后儒之言,实则激楚之言,奔放之词,《风》《雅》中亦常有。”


    “(《庄子》)而其文则汪洋辟阖,仪态万方,晚周诸子之作,莫能先也。”


    “故自史迁以来,均谓周之要本,归于老子之言……中国出世之说,至此乃始园备。”


    “《离骚》者,司马迁以为‘离忧’,班固以为,‘遭忧’,王逸释以离别之愁思,杨雄则解为‘牢骚’……其辞述己之始生,以致壮大,迄于将终,虽怀内美,重以修能,正道直行……”


    “(《史记》)恨为弄臣,寄心褚墨,感身世之戮辱,传畸人于千秋,虽背《春秋》之义,固不失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矣。”


                              (选自《我的阅读史》)

    时间:2013-03-13  热度:194℃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yfch

      用慧眼阅读慧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