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读外国文学

    外国文学我读的不多,并且有很强的选择性。有的书确实看不下去。我十分喜欢《红与黑》、《巴黎圣母院》《简·爱》《安娜卡列尼娜》。


    我比较喜欢《红与黑》中的于连,喜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保尔·柯察金。于连那种敢于挑战一切、征服世界的精神,激励我向上拼搏的力量。我痛恨等级社会,痛恨那些榨取穷人血汗的富人阶级。


    面对不平等的社会,追求公平与正义,追求人格尊严,正是我们应该具备的。的确,我在读《红与黑》的时候,心仿佛在发颤。


    如“(于连想到)可是我,残暴的上天呃,你把我抛到在最卑下的等级,偏偏给了我一颗高贵的心”。诚然于连正是这种精神,战胜了心中的怯弱,在抓住市长太太的手的瞬间,或用梯子从窗口钻进侯爵小姐房间的时候,他的行为不正体现了一个男子汉对世界的征服力量和向着世俗的挑战精神。


    “对于底层的人,如果放弃对自己的尊严的捍卫,那么他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还想引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里面的文字:


    (保尔对于冬妮娅的不理解)“不,杜曼诺娃同志,我的粗鲁比你的所谓的礼貌要好受得多。你不用担心我的生活,我的生活倒是过得蛮好的。……说句良心话,我和你没有什么可以交流得了。”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这生命,人只能得到一次。人的一生怎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至于因为虚度年华而痛悔,也不至于因为过去的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所以应该赶快生活。


    但是,在生活用铁环把你箍起来的时候,坚强才是光荣的事情。


    于连和保尔身上正是由于与我人生及其处境有相似的地方。阅读文学作品,实际上就是阅读自己的人生。


    “我比较喜欢安娜·卡列尼娜,因为她敢于追求她认为的幸福与爱情。”安娜没有平庸的活着,那怕是卧轨自杀,也要实现自己的追求。人生的悲剧不在于追求的失败与毁灭,而在于自我泯灭。


    “我喜欢简·爱,因为她把尊严看比生命还重。”


    劳伦斯的《扎泰莱夫人的情人》确实不错,把男女性爱写成哲学,一种宗教。人的情欲的肆虐,本身就是值得我们探究的内容。《洛丽塔》和日本作家渡边雄一的作品,就揭示人一个隐秘的灵魂世界。


    近年,我又读了《幻灭》《罪与罚》《约翰·克里斯多夫》等作品。其中《约翰·克里斯多夫》,主人公敢于反抗黑暗现实的精神,以及他对于理想与艺术追求精神是很可贵的,也是今天人们所缺失的。


                              (选自《我的阅读史》)


     

    时间:2013-03-13  热度:235℃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