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评李镇西的《百问简答》(再续)

    点评李镇西《百问简答》(再续) 


     


    倩颖:李老师,我也很想走近学生,也希望和孩子们打成一片,但总觉得中间隔了一层。我也关心学生的生理和心理的健康成长,经常对他们嘘寒问暖,但是学生对我有爱更有敬,而且有些敬畏。正是这种敬畏感使得课堂的氛围比较沉闷。我很想消除这种敬畏感,拉近学生和自己的距离,但目前为止仍没有达到理想状态。希望得到您的一些指引。同时我希望自己能尽快地成为教育在线一名成员,不知该如何做。


    答:走进学生不是姿态,不是手段,而是蹲下身段和学生真正平等相处,其本质是心与心的交融。教育者要有一颗童心,努力用儿童的眼睛去观察,用儿童的耳朵去倾听,用儿童的大脑去思考,用儿童的兴趣去探寻,用儿童的情感去热爱!另外,欢迎你成为“教育在线”的成员,加入的方法很简单,你直接去“教育在线”网站登陆注册就是了。


    点评:教师和学生的必要距离还是应该有的。


    蓝色骨头:老师,经常受到一些杂志来信,说可以提供论文发表的平台,但得付一定的版面费。我想问的是,这是真的吗?可信吗?


    答:是真的,但这是真的假货!凡是收费发表的文章,都是假货,别上当!


    月球上的鱼儿:老师,上半年我在我县的报纸上发表了一篇七百字的教育随笔,结果昨天接到某编委会寄来的一份《入选通知》,说我的这篇短文被收入《喜迎“十八大”教育经典文集》,还是精装版。倒没说要交评审费之类的,但该书出版后定价998元,要我订购两本。我有些纠结,其实我这篇随笔哪是什么“经典”啊?可人家毕竟是正规出版社出版的精装版,怎么说也是一种荣耀。我想听听您的看法。


    答:这些所谓的“编委会”就是专门盯着你这样的老师的钱袋的,如果听我的建议,就千万别理他!


    点评:注意在我们的教育界,有不少人是在忽悠人的。


    穿着袜子洗脚:读了您许多书和许多文章,看了不少您的讲座视频,还经常上您的博客。请问怎样才能直接和你联系向你请教?能告诉我你的QQ号吗?


    答:这个问题让我很是为难很是纠结。我知道你是出于对我无比真诚的尊敬,于是想和我进一步交流。我在2004年以前,对全国各地老师的来信求助,可以说是每信必复。因为那时候我读博士,然后在教科所工作,时间相对比较宽裕。但现在呢,不用我说,你也能够想象我有多忙。我现在不敢打开电子信箱,因为一打开便有铺天盖地的信,都是向我“求教”的。我现在的信箱里积压着20多本书稿,这些作者都希望我给他们的书写序。但显然,我纵有三头六臂,也无法一一满足他们的要求。为此我深感内疚,因为辜负了,这些老师们的期望。我上QQ很早,2000年就有QQ号了。但现在我依然不常上QQ,因为一上去便有许多素不相识的人向我“请教”,我实在无法招架。因此我不敢给别人QQ号。希望你能够理解。其实,既然你读了我许多书和文章,看了我不少视频,还经常上我博客,这就很好了呀!我的所有教育想法都在其中了。也许我这个答复,让你失望了,你可能感觉,老师怎么和《爱心与教育》中的乐于助人的老师不一样呢?实在没办法,请理解,更请谅解!好吗?


    想去火星:为什么读了很多名师的书,看了他们的讲座视频,可还是学不会呢?


    答:教育情感是共同的,教育原则是相通的,具体的教育方法却是因人而异的。抱着寻找“拿来就用”的想法去看任何名师的书和视频,依然不会有“具体”的收获,永远不会有!


    点评:慢慢的探索。一个优秀教育工作的成长,是有一个过程的。


    叶子上的光亮:能够完全由学生制定《班规》吗?


    答:不能。国家制定法律和班级制定班规,不完全一样。前者的主体是成人,后者的主体是孩子。因此,国家法律可以由立法机构说了算,而班级的规章制度则不能简单地由孩子说了算。这就是教育区别于社会的地方,是学校生活区别于成人世界的地方。正确的方式是,孩子们在教师的引导下制定《班规》。


    点评:还要维护《班规》的权威,不能朝令夕改。


    想当好老师:老师,你好!我现在当着一个班的班主任,我很有热情,但我感觉家长不支持我的工作,经常我是为学生好,可家长总是反对。我该怎么办?


    答:我不太清楚你的学生家长怎么不支持你,为什么不支持你。按说,你为学生好,而这“学生”正是他们的孩子,他们应该感谢你才是呀,怎么反而会反对你呢?这说明他们还不理解你,而理解则需要沟通。你可以通过家长会、家访等方式给家长们多真诚沟通,也可以用写信的方式。只要家长理解了你,一定会支持你的。另外,遇到难题还可以多和家长商量,让他们帮你出主意,有些具体做法也可以让家长们参与进来。让家长成为你的助手和同盟军,自然劲儿就使在一处了。


    点评:有时候我们也要学会教育家长。


    海棠朵朵:老师好,我今年教初中毕业班。在教学中,经常看到一些孩子学习劲头不足,学习习惯不是很好,问其原因,他的理由很令人郁闷:他的家长对他说过,即使中考考不好,他的父母也会给他找关系,让他能够上高中。在和一些家长交流时,他们的言辞之中也的确流露出这样的想法。请问:应该怎样对这样的孩子进行思想教育呢?


    答:看来你得双管齐下。对家长,通过开家长会、家访或给家长写信,尽可能转变家长的观念,让他们切断孩子的“退路”,并与学校配合督促孩子好好学习;对学生,通过个别谈心、班会等方式,加强心灵的沟通,让他们认识到今天的学习的确关系着明天的生存,让他们有内在的危机感。


    点评:学会与家长的沟通艺术,学会与社会山各种人沟通艺术,教师应该有这个能力。


    微阅草堂:老师,您好,我的困惑是,为什么作为一名小学老师会那么累,我丝毫感觉不到幸福。我很喜欢孩子,可是为了教学成绩,我得对他们严格,小学英语课时又少,我又教了很多班级,如何减轻自己的压力,从工作中寻找幸福呢?


    答:只要有责任心,做任何工作都会很累的。严格要求与教育幸福不矛盾呀!也许外在的压力我们是无法减轻的,但我们可以让自己的内心从容一些。教育的快乐,很多时候源于孩子。建议你多和孩子们一起玩!孩子们的天真活泼会感染你的。至于工作量过重的问题,恐怕只有找校长谈谈了。


    点评:在工作找到价值。


    平静海洋:对于内向的学生,我如何走进他的心里?


    答:要走进任何学生的心里,都必须要建立情感与信任。对性格内向的学生更是如此。任何内向的孩子,面对自己信任的人都会敞开心扉的。另外,建议你试试笔谈,用书信的方式给内向的孩子谈心。


    点评:具体问题采取具体的方法,对于教育也是如此。


    病得不轻:我刚当班主任,怎么尽快地让学生服从我的管理?


    答:要让学生尽快地服从你,首先你的尽快让他们佩服你。你想想你有什么文体爱好或其他什么绝招,尽快给他们展示,让他们惊叹,进而对你崇拜得五体投地。当你的学生都成了你的铁杆粉丝,你还愁他们不服从你的管理吗?


    点评:如果我们都不能让自己班级的学生佩服你,你怎么在这个世界上立足呢!当然,对于城里那些有纨绔子弟,或者所谓贵族学校除外。


    优雅客:最近我因为急躁,在没了解真相的情况下错批评了一个同学。几天来,他对我明显有敌意。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答:给他道歉,请他原谅你。不要抹不下面子,错了就道歉,这不丢面子的,只会提升你真正的威信。


    点评:老师向学生道歉也要真诚。


    无字书:对于特别顽劣的学生可以适当体罚吗?


    答:不能。可以惩罚,但不能体罚。这是底线。


    江南淑女:我是很热爱教育的,也很爱孩子,但我感觉自己缺少智慧。请问怎样才能让我拥有教育智慧?


    答:所有的教育智慧其实更多的源于教育难题。因此,你若想拥有智慧,除了向周围的优秀老师学习和读书,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把遇到的每一个教育难题,包括头疼的孩子,都当做课题来研究。几年下来,你一定会有智慧的。


    点评:建议你对一些提高智慧的书,如《孙子兵法》和《三国演义》。


    彩色童话:我知道老师必须和学生建立信任感,教育才是有效的。可是,我怎么知道学生是否信任我呢?


    答:很简单,看孩子是否愿意给你说悄悄话。


    点评:你对学生真诚,学生就会对真诚。大多数学生是这样的。


    天山雪:老师,你好!我知道你不仅仅是一位好老师,而且还是一位好校长。我最近刚当上校长,很多问题想请教您。如果我想让您对我说一句最重要的忠告,您想说什么呢?


    答:最好教育莫过于感染,最好的管理莫过于示范。


    点评:在教育的生涯中,不断的改变自己。


    晶莹童心:老师,我是一个小学老师,现在担任五年级班主任。现在班上的一些同学对男女相爱之类的事很感兴趣,有一次我还截获了一个男生写给一个女生的纸条,都是“想你”呀“爱”呀之类的话。我很迷惑,现在的孩子这么早就什么都知道了,居然有这么坦白的表白。我该如何处理呢?


    答:在我看来,你过于敏感了。虽然有“早恋”之说,但你说的这种情况远远谈不上是什么“早恋”。小孩子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我们有时候是把成人的思维强加于他们的心灵。如果我遇到这样的小孩子,我可能会以某种玩笑的方式一笑了之,然后引导他们关注对集体对他人更广博的爱。要特别提醒的是,有时候教师对自以为是“男女之情”的事过于关注,进而“认真严肃”地对待和处理,有可能在孩子心中投下对本来应该是纯真美好爱情的恐怖阴影。这将危害他们将来的幸福。


    点评:不要夸大问题,不能轻易给学生伤害。


    掠过天空的云彩:我希望我和家长保持一种纯真清白的关系,可总有不少家长要给我送礼,特别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我觉得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退回去吧,他们当然不会收,而且有些伤他们的面子;不退吧,我心里实在难受。怎么做比较好呢?


    答:在这么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你希望和家长保持一种“纯真清白的关系”,我很感动,也非常赞赏。不过,我想家长倒不会有意“侮辱”你的人格,他们只是不了解你。他们按一般的“常规”或者说“潜规则”,认为老师都会收礼,他们担心你“冷落”了他们的孩子。所以,你要通过各种方式让他们理解你,让他们感到你是一位正直的老师。当他们看到你一视同仁地爱着每一个孩子时,他们就会真正理解你了。


    点评:也要理解家长,不能因为要证明自己“清白”,而伤害家长。注意不收礼的艺术。


    时尚老师:我是一个高中班主任,教语文。曾经一个女生在作文中向我明确表达了爱慕,我没理她;但后来她直接给我写信表达爱。我该怎么办呢?


    答:可以就此开诚布公找她谈一次,明确告诉她,你不可能和她建立爱情关系。你的态度一定要坚决。我不知道你在和她的交往中,是不是有让她误解的地方。所以,你一定要警惕自己的言行,并且一定要在学生面前严格保持一种师长的形象。中小老师是绝对不能和学生有任何超越师生关系之外的男女之情的,这是绝对的底线。只要你守住底线,她的幻想自然会慢慢淡化。当然,这事你一定要保密,维护她的面子,不然她会难堪。


    点评:真的,不能伤害学生自尊心。


    像猪一样聪明:请问老师,我们都提倡对学生要“一视同仁”,那么对特殊学生的特别关照,是否违背公正的原则?


    答:对不同学生的差别化对待,对某些特殊学生,尤其是那些容易被教育者忽略的学生倾斜教育之爱,恰恰体现了真正的教育公正。


    点评:对!确实如此!


    午夜阳光:每天很忙乱,工作无头绪,怎么办?


    答:调节心态,尽可能从容地面对眼前的纷繁。要知道,事情永远做不完,就算今天有哪件事没能完成,天也塌不下来。这样一想,你的心情就舒缓多了。建议你在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把第二天必须做的事,写在一张纸条上。第二天完成一件,就在纸条上划掉一件。这样,既能让你的一天有条不紊,又能让你不断体验成就感。


    点评:学会让自己有头绪。


    九尺浪:班上有一个孩子上网成瘾,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现在已经初三了,可他经常夜里在网吧度过,第二天要么逃学,要么在课堂上睡觉。我观察,他对周围的世界已经没有兴趣,也不接触同学,心里只有网络游戏。对这样的学生,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答:既然已经“走火入魔”,那教育已经无能为力了。现在他需要的是医生,而不是老师。按你对他描述,他的确已经“走火入魔”,已经患上严重的精神疾病,远不是老师的“谈心”能够解决的,需要专业的心理医生对他进行科学的治疗和矫正。所以,我建议你和他的家长联系,送回家找有关的专门机构进行矫治。教育,要尽可能防止或减少这样的“网络走火入魔者”,而这一点显然不是我这三言两语的简答能够说清的。抱歉,这个问题答得不好。


    点评:尽力而为。不要为自己实际上做不到的事情自责。


    微笑的心:我和我孩子们都非常热爱我们的班集体,都非常看重集体荣誉。可是我感到学校对班级的评价不公平。不止一次,明明我班教室的卫生搞得很干净,可就是得不到卫生流动红旗。而卫生不如我班的班级却得了红旗。这样的情况还比较多,不只是在清洁卫生评比方面。我个人可以忍受这样的不公,但孩子们却受到了伤害,他们是那么渴望集体荣誉。我想去找找德育处主任讨公道,但我又有些犹豫。老师,我该不该去找领导呢?


    答:学校的公正评价,是激发班主任工作积极性的重要因素。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建议你不要专门为某次流动红旗去找领导,那样不太好;但你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找领导,以提建议的方式希望学校在对老师对班级的评价方面进行改进。另一方面,我认为你和学生都不应该过分在乎外在的评价,而更应该注重班级内部的和谐、温馨和上进的风气。要告诉孩子们:开心就行!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幸福!内在的快乐远胜过外在的荣誉!


    点评:不少教师太注意外在评价。很不好!


    崇拜华盛顿:老师,您好!我是一名刚参加工作的年轻教师。我当班主任给同学们组织了很多活动,包括户外活动,孩子们都特别开心,这些活动也锻炼了他们的能力,也增强了班级的凝聚力。可是科老师有意见了,说这些活动耽误了学习。其实,我班的学风也不错,考试成绩在年级也一直考前。但科老师说,如果不搞这些活动,我班还会取得更好的分数。老师,您说我多给孩子们组织活动,究竟好不好?


    答:好极了!没有活动就没有孩子们和谐的班集体,没有活动就没有孩子们浪漫的少年时代,没有活动就没有孩子们将来温馨的记忆!如果必须以取消活动为代价去换取所谓“更好的分数”的话,这种“分数”不要也罢!


    点评:采取中庸之道的方法。也要考虑其他老师想法。


     


     

    时间:2012-12-22  热度:177℃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刘编

      《中国科技纵横》杂志社
      编辑部直接征稿,此内容长期有效,请放心投稿。
      本刊为国家级学术期刊——科技论文交流平台
      负责人: 刘老师
      投稿信箱:lwffffff@126.com(注:中国科技纵横投稿)
      电话: 15810357961(随时可以联系到本人)
      工作QQ:793021885
      《中国科技纵横》杂志由科技部主管,面向海内外公开发行的国家级学术期刊。国际刊号ISSN 1671-2064,国内刊号CN11-4650/N。邮发代号是:82-326本刊为半月刊

      本刊被《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万方数据数字化期刊群》《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等网络媒体全文收录,国内外深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