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妨吟啸且徐行

 

何妨吟啸且徐行

——我的语文教学之路

人充满劳绩,但还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上。

如今,我们面临着这样的生活氛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们为了功名、利禄、虚荣,在奔波;我们神归何处?

何况为了生机,不得不去做我们不愿意去做一些事情。如今我们的教育也不是世外桃源,为了升学考试而排名次,搞得我们焦头烂额;而在民办教育由于生源质量,我们心为之憔悴。

假如我们不能找到让我们为之心动的感觉,我们又怎能达到安身立命呢?

人只有为了自己事业找到一条为之激动的途径,才能焕发出一种激情,而真正的去投入。

读了王崧舟先生的《诗意语文》之后,让我茅塞顿开。对!我们对于语文教育所焕发出来的热情,实际上是对诗意语文的追求。

“何妨吟啸且徐行”,实际上作为一个语文教师,我心中充满了对生命的激情,因为语文课堂实际上是一个富有生命力的课堂。

对诗意语文的追求,也是对诗意人生的追求。

 在我的中小学读书经历中,我深深感受到了有限的课外阅读,对于我以后人生成长的意义。有限的课外阅读,让我明白了许多社会和人生的道理。可惜的是,这个道理至今被许多教育者所忽视。

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有一个下放知情老师,引导我们体会了鲁迅先生文章中的“深刻含义”。这就是我们今天强调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那时的印象,特别清晰。老师说,鲁迅时代,社会黑暗,有的话不能直接说出来。所以鲁迅的文章比较深刻。当然,不一定因为社会黑暗,才有“深刻含义”,在生活中,到处都有“深刻含义”。也正是有了“深刻含义”,人生才有意思。

高中阶段,有一位老师,他的语文课才叫有激情。我的同学都十分喜欢。也因为如此,我也下定决心,如果当老师的话,我的课堂一定要生动活泼,让学生喜欢。

可是,当我真的成为老师的时候,一切谈何容易啊!

 人,要给自己活下去的理由,语文教育之所以值得我们追寻,就是因为我们抬头仰望苍天的时候,苍穹的诗意在召唤我们,让我们心驰神往。

在语文教育中,诗意的课堂就是在有限的课堂中,师生一起去探究追求精神的自由;一道去惊喜我们的发现,发现我们对人生的当下了悟;一道去洗礼我们的心灵,让我们的情感去升华,因为我们学会善良、仁爱、感恩、宽容,学会了悲天悯人。

语文教育的目标,一个诗意的目标,就是通过师生(也包括生生)的广泛而深刻的对话,探究语文生命的内涵,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成长和成熟,也让我们老师在过程中焕发青春,让生命永恒。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以下简称《标准》)中指出:“阅读是搜集处理信息,认识世界,发展思维,获得审美体验重要渠道,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的多重对话,是思想碰撞和心灵交流的动态过程。”法国作家左拉说:“在读者面前,不是一束印着黑字的白纸,而是一个人,一个读者可以听到的他的头脑和心灵在字里行间跳跃的人。”

显然,《标准》的定位就在于探究过程的生命价值。从实际效果来看,又恰恰是“立人”目标的实现。

《标准》要求“在阅读与鉴赏的活动中,不断地充实精神生活,完善自我人格,提升人生境界,逐步加深对个人与国家,个人与社会、个人与自然关系的思考认识。”法国哲学家马丁·布伯说:“教育的目的并非是告知后人存在什么,而是晓谕他们如何让精神充盈,人生如何与你相遇。”也有人认为是在于人的精神家园的营造,对民族,对人的关怀、人的生存意义的追求和确认,而这一点对于语文教育来说是责无旁贷的。

提倡生命对话,实现育人目标。对于语文老师来说,转换的不仅仅是观念,重要的是一种自我定位。从备课的角度上讲,教师要有更丰富的学科知识,更多的生命体验,更高的人文精神和思想水平,更科学的引导技巧。也许我们难以做到,但是这值得我们去努力,去追求。

坦率的说,从教二十年我们至今还有一种未入门的感觉。

那是1996年,我报名参加区级的语文教学大奖赛。我上的那一课题目是《生命的意义》。课堂上不仅有语文知识的教学,还有情感的培养,能力的训练,师生配合也比较默契。然而由于体制和行业内部的原因,我失去在更大范围去角逐的机会,也无缘得到更多更优秀的人的指点。

2002年在我来到合肥从事民办教育的第三个年头,在合肥工大附中参加《教师资格证书》专业能力考试。我上的是《陈焕生上城》。由于在教学中,我重点揭示人物心理,课上得惟妙惟肖;再加上我的教学语言抑扬顿挫富有激情。课堂上赢得了学生两次热烈的掌声。作为从农村走出来的教师,我第一次获得了如此的成就。既然我也顺利通过了专业能力测试。

然而我的语文教育真正起步还是从2004年。那一年我上的《呐喊自序》一文得到了县教研室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的充分肯定。他指出,老师的语文教学表现了扎实的教学功底,能比较娴熟的驾驭高中语文教学;当然他还给我指点了未来的努力方向。

2005年,我上的是《胡同文化》。文化是一个宽泛而抽象的概念。教学中,我从引发学生对文化现象的好奇心入手,搭建师生互动的平台。教学中,我有意体现“语言---文化”,引导学生从课文中搜寻、探索、感悟,从而受到了良好的效果。

县教研室的老师高兴的说,老师的语文教学达到了一个新层次。

2007年我上的《鸿门宴》《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公开课。我是通过探究式教学,师生对文本进行大胆地探索,激发了学生的思维。我的语文教学艺术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2008年秋天,我上的《咬文嚼字》又有了新的亮点,那就是借助评书艺术,教学语言幽默风趣,尤其呈现了我对语言的良好感知能力。可以这么说,这时候我的语文教学进入到了自觉探究的阶段。

“大道无痕”,语文教育如同对生命意义的探寻,其最高境界师生借助于课堂这一平台,率性的体验人生那自我实现的快乐,进入一种空明澄澈之境。这样来深深体验语言本身的魅力。

的确,对于语文教育的追求,实际上是对真理的追求。既然如此,真理又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因此我们要有一种勇气,一种挑战一切的勇气,也包括挑战自己。

公开课,实际上就是对人生的一次次挑战。

20095月,我主动的展示了一节公开课:《苏轼·定风波》。

人对于自己的挑战,其实并不容易。选择这一课,不好上。如果上砸了,影响自己的声誉;有的人便劝阻我,叫我放弃。可是我感谢别人的善意的同时,还是坚持干下去。上砸了,无非多汲取教训罢了。

其实这一课,我也比较熟悉。按照常规,我稍微准备一下,也就可以了。可是我这一次的目标,就是要上出新的层次,新的特点。一个人,既然干某件事情,就要做出精致。

首先,我阅读了《高中语文教学现场》《品诗词·悟人生》,反复琢磨。

尼采说过,“一个人精神会有三个变化过程:先变骆驼,再变狮子,最后成为婴儿。”我搜集了苏轼的有关材料,诗词散文,评论文章,能找到的都拿来,装满自己的大脑。

比如苏轼在黄州的经历和思想。由于苏轼在黄州之前,由于“乌台诗案”,差点丢掉了自己的性命,精神上面临着从未有过的考验。但是我们的苏轼走过来了,不仅没有沉沦,反而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在忍受孤独和人格屈辱之后,他在深沉的思考中找到了一条通往超脱和坚强的途径。

黑格尔说过,“环境相互冲突愈多,愈艰巨,矛盾破坏力愈大,而心灵愈能坚持自己的性格,也就愈能显示主体性格的深厚和坚强。”(《美学》第一卷)。对,对于人性中美好的东西的爱恋,平淡质朴中对于美好人格的赞颂,在苏轼后期的作品中显得更加的坚韧和执著。

余秋雨在《苏东坡突围》一文中评价到:“成熟是一种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一种不理会喧闹的微笑,一种洗涮偏激的淡漠,一种无需声张的厚实,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

想到这里,我可以大体确立本课的教学目标,那实际上就是通过《苏轼·定风波》的教学,达到引领学生体会词人心灵世界的历程,也体验一个历经挫折但是最终走向博大的精神之旅。

第二,在确立本课教学的大体框架之后,如何上好这一节又成为我思考的问题。

采取师生共同探究的方式来实现上述的教育目标。那么从哪里入手呢?我苦苦思索着。

学生的经历有限,而要探究内容可能很多。怎么办?有限的教学时间如何实现良好的效果呢?

突然,我想语文教育“万变不离其宗”,一切师生对话均围绕着“语言”展开。从诗词的语言中,进入词人的情感,进入词人的生活,进入词人的心灵。

“吟啸”、“轻”、“任”,这些比较好的表现了词人的性格。

“吟啸”,是一种文化,一种文人表达情感的方式。魏晋时期的文人就通过“吟啸”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诸葛亮“长啸一声舒我怀”;嵇康临刑抚琴,仰天长啸;陶渊明“登东皋以淑啸”。啸,是一种追求,一种境界。

“轻”,志趣和情怀。“无官一身轻”。

猛然间,我又发现“何妨”一词,显示出人物的倔犟,执着,无所畏惧。加上“莫听”“谁怕”,词人的形象便可以清晰的领略。

“任”,简直是词人的自信和大气。原来诗词可以这样读,我很高兴。言语的背后可以开掘出无数的生命的内涵。

内容如此丰富,“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诗词大意可分为,雨中潇洒,雨后感慨;最后落实到“也无风雨也无晴”。

第三,我感到了“书到用时方恨少”,因为感到缺少有关古代诗歌鉴赏理论的指导。从高考的诗歌解题的知识,到相对高深的严羽《沧浪诗话》、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再到王国维《人间词话》,我又翻了一遍。到这时候,心里踏实了许多。

接下来我整理了教案。到了上课的时候,一切归于自然。既然也实现了原来的目标。

2009年,注定成为我语文教学的关键年。

共同探索,师生对话,既是文化的解读,也是人生的解读。

我在上完《苏轼·定风波》之后,紧接着在下半年上了三节公开课,课题是《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苏轼·赤壁赋》《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

有一位听课的老师说,老师的《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是一个标杆。“大汗淋漓,状极愉快”,不仅是梁任公先生形象的特征,也是老师上课状态的写照。

“上课一切结论是生成的,而不是预设的。”在老师的引导下,学生联系生活的实际,透过语言的表象进行深入而细腻的解读,从而引出许多有价值的结论。

“当今世上能有几人?”以其为基点,对课文进行解读,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受;反过来文本中呈现的梁任公作为一个国学大师,其人品、精神既然又成为激励师生奋进的一种动力。

《赤壁赋》是一种人生的探索。

在情景俱佳的状态下,我们跟着苏东坡一起探寻着对人生无常的看法,在“瞬间\永恒”的关系中叩响了潇洒超脱的大门。对,人生从无常中走来,本身就是一种大视野,大境界。

“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苏东坡进入到了忘怀得失的境界。探究中师生共同获得了一个启示,那就是如何从困境中如何使自己成功走出来,并且进入一个新境界。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这是一种化境,一种美境,一种醇境。

在融洽的课堂上,教师举重若轻的点拨,学生灵动飞扬的妙语,既有胸有成竹的构思,更有出其不意的生成。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这一课一方面是对学生的思维训练的良好载体,另一方面又是难得的情感教育素材。

恩格斯是马克思的战友,并肩战斗四十余载。“对于马克思的了解,最深刻莫过于恩格斯;对于马克思的逝世,最悲痛莫过于恩格斯;对于马克思逝世所造成的损失,最清晰同样莫过于恩格斯。”因此引导学生在文本找到恩格斯对于马克思思念、哀悼和崇敬的词语,进而达到对于文本的深入理解,也同时可以走进马克思理解马克思。

再从课内到课外,适当的拓展延伸,以达到深入理解并学习马克思,从中找到人生的启迪。

       语文课堂的高度取决于教师引领的高度;语文课堂的精彩,在于教师对于学生心境和课堂氛围的把握;语文课堂的生命在于课前的孕育,课堂的呵护与超越。

       课前,教师精心探究,走近文本。

       如《兰亭集序》,首先进入那个时代,那是一个战乱不断东晋时代。偏安于江南的士大夫们追慕老庄思想,放浪形骸,寄情于山水。在这种背景下,《兰亭集序》应运而生。

王羲之,称之为“书圣”。书法在当时即享大名。评论者认为,“飘若浮云,矫若惊龙”。后人甚至认为有登峰造极之功夫。《兰亭集序》真迹竟被唐太宗殉葬,原因是唐太宗认为“尽善尽美”。

的确王羲之的成就实际上与他努力,与他人格、与他的思想境界有很大关系。

我们在走进文本。文章首先展现的是风景如画,天朗气清,文人雅士,流觞赋诗,纵情音乐,“信可乐也”。

由良辰美景,想到了人生短暂。这样的作品比较多。汉武帝作《秋风辞.》云:“横中流兮扬素波,萧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可壮几时奈老何!”《古诗十九首》“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这些,既然深入作者心灵深处。

但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颇有独到之处:

第一,面对人生现实,产生哲学意义的思辨,实际上达到了一定高度。

第二,敢于正视生死的考验,而不回避,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对生死坦然面对,是一种勇敢。

第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再到“古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也就是说,从个人情感,由个体之痛上升到哲学上的拷问,“千古同悲”,从而产生一种很强的震撼力。

作者能够以从容、平静的心态把上述感受写出来,人生无常的感受化为文章,这是何等的潇洒。正因为如此,作者的意图在于,不回避生死。认识人生短暂,是为了更加珍惜今天的快乐。在深沉的慨叹中,表达了对人生的眷念和热爱。立意深远如空谷回音。

我们认真探究文章的主旨,从文本中找出真正意图。也只有这样,教学才得心应手,深入浅出。不然“以其昏昏,怎能使人昭昭”。只有了解主旨,了解作者情怀,才能更好的更驾驭作品。

 教师引导学生探究,不是简单的提问,而是紧扣课文体会文本中字里行间的感情,引导学生思考,联系生活思考人生的问题。

还是拿《兰亭集序》来说吧。文本的主旨探究过程,实际上也让我们体会作者思想变化的过程。

当人们陶醉于“流觞曲水”过程,在审美活动中,达到了忘我的境界。这时现实的苦恼,哲学的思辨都会潜伏起来。审美境界“快然自足”,不可能永远不被打破。当人们从审美境界中走出来的时候,现实的问题就会纠缠住他,无论“唔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这叫生活境界。

然而,善于思考的人,或者达到一定境界,“死生亦大矣”,这就是达到生命境界、哲学境界,再由“一己之痛”上升到“千古同悲”,那才是境界的升华,境界的高尚。

正是这样的梳理,我们与作者一起经历了从现实的审美境界生活境界,再到哲学境界和生命境界的净化和升华的历程。

2010年应该说是我对于语文教育的整合一年。

2010年春天,我听了北京的一位校长关于《做一个学习型研究型有智能的老师》的报告,激发了我尽快成为一个专业性比较强的优秀教师的愿望。

首先一个教师的水平,来自于他的底蕴。真正的底蕴,来自于他所接受文化,接受的教育。

有一个故事,世界顶级音乐指挥大师小泽征尔来到中国。当他在听到中国名曲《二泉映月》的时候,他坚持要跪着听完。“这样伟大的音乐,只能跪着听!”为什么?他说,这是生命深处的感动,一种对追求的坚守,也是一种境界和信念。

其实,我们的教师也要有这种坚守和信念,要有一种“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不加沮”的精神。而达到这种精神就是一种底蕴,一种精神力量。有了这种精神能量,就能产生一种教育的激情,一种让学生震撼的教育效果。

这种底蕴来自哪里?来自于他的人生阅历,来自于他的读书和思想。

而提升自己底蕴的最好办法,首先来自于他的读书。 “国人不读书,国家难以强盛;教师不读书,教育难以兴旺。”的确如此。著名的教育家朱永新也呼吁,“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阅读水平;一个书香充盈的城市,必将是美丽的城市;让阅读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让阅读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让阅读成为教育的主要内容,让阅读成为国家战略!”歌德说“读一本好书,就像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

    读书无疑是提升人的底蕴最好的也是最捷径的办法。或者说,人的底蕴是书籍累积起来的。

从我个人来讲。下面请让我引用我的一位挚友对于我读书的评价:

“老兄读的书很多,很广泛,而且功利性少,令人钦佩。你读的最多的是文学,文学即人学,可以教会我们很多为人之道,也能教会我们感悟人生,同时,‘文学使人灵秀’,文学读多了,你自然比别人多了几分灵气和秀气,特别在这俗人充斥的世界,你就更显得格外清雅;你也读了许多史书,‘读史使人明智’,历史使兄台既知了‘兴替’,也使你有了更宽的视野和心胸;我发现你还喜读哲学,‘哲学使人深刻’,你现在的确很深刻了,特别是对人生的参悟,你现在真的做到了‘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我还发现你读书是分阶段的,这可能与你的人生追求和需要有关。最早读的大多是励志类书,即使不是专门的励志书你也主要看到了‘励志’,因为你需要从中获得人生何去何从的教诲和人生选择的精神支持。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人生的相对定型,你开始思考更深刻的人生意义的问题了,所以你开始读哲学,而且从中国传统哲学中不仅获得了人生的启迪,而且还获得了读书与感悟人生本身的快乐。”

在读书过程中,人类经典的书要长期细心的读。

孔子的《论语》、老子的《道德经》、孟子的《孟子》、庄子的《南华经》,一定要读。

其中,《论语》讲述了为人处事,表达了一种执着的精神,“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

《道德经》是一种人生智慧,一种进退自如的大智慧;

《庄子》难读,结合注释和资料,慢慢的领会。重要的是《逍遥游》代表了庄子的主要思想,《齐物论》是一种境界,《养生主》讲述了精神境界提升的重要与方法,《秋水》一定要读,金人马定国指出,“吾读漆园书,《秋水》一篇足矣。”真的,读后觉得自己的人,都发生了改变。

我们有了自己的底蕴,我们才能够从心底里焕发出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就能保证我们有效地驾驭教育教学。

“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我们血液流淌的是中华民族博大精深,流淌的是堂堂正正中国人的力量,一个顶天立地精神。从孔孟老庄、魏晋玄学、禅宗理学,从《诗经》、楚辞汉赋、到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都将成为我们中国人的精神源泉,成为我们人生的底蕴。

于漪老师说,什么能够成为好老师,“智如泉涌”,行可以成为表仪者。老师说的也是强调一个老师应该有的精神境界。

人,是要有精神追求的。冯友兰先生临终时书写了四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四句话,实际上是中国知识分子,也自然包括我们这些人类灵魂工程师在内现代知识分子应有的境界。也许我们做不到,但不妨碍我们去追求,也正如冯友兰先生所言,“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纸上得来终觉浅。一个人的厚重,不仅仅在于读书。还在于他善于思考,尤其能够把他的人生经历中所得到的感悟、情感经历,经过净化和升华,留下来的财富,变成他从事教育瑰宝。

其中值得我自豪的就是我的自学经历。自学的经历不仅仅让我打下了比较扎实的人文功底,而且让我成为生活的强者,自己战胜困难,努力拼搏的感悟,时常激起我对于语文教育执着,不断的鞭策我要尽快的成为语文教育的行家里手。

还有,那就是正如钱梦龙先生所云,“一个教师如果能够从自己的发展过程中悟出某些带有规律性的认识,用以指导自己的教育实践,他就很可能成为一个教育艺术家或教学艺术家。”

总结我自己几十年的教学的特点,其中重要的就在于我善于从词语的推敲中,去引导学生关注那些人生实践中情感经历和心灵变化。这恐怕与我的经历有关,与我思想的偏爱有关。因为我自己曲折坎坷的人生中,我自己心灵世界经历了多少惊涛骇浪。这些惊涛骇浪几乎成为我的“灵通宝玉”,成为人生的动力,成为灵感的源泉。

有了这一点,对于语文教学,我有这个自信。

在日常教育生活中,我们要善于体会那些让我们怦然心动的诗意,或者说用诗人的眼光,用哲学家的眼光,摆脱世俗生活对我们思想、情感的束缚;同时在各种条件下,保持一种精神自由,一种浪漫情怀。

在课堂上,善于引导学生直面文字,直面话语,在文字的咀嚼、话语的品读中,激发和调动学生尽可能的生动、丰富的生活情感体验,回忆其他们曾经有过的阅读体验,再将文字还原成画面,还原成场景,还原成生活的过程,自然而然的实现工具性训练和人文性的熏陶,以达到师生共同成长的目的。

十一

作为一个优秀的老师,重要的是行动,把自己平时的、公开课等思考总结的成果运用日常教育生活中去。

这里,我还想珍重的阐述一下李镇西先生的“五个一工程”对于我的启发作用。李镇西老师身兼数职,工作繁忙,但还是每天坚持完成好自己的五个一工程”——上好每一堂语文课,找一位学生谈心或书面交流,思考一个教育问题或社会问题,读不少于一万字的书,写一篇教育日记。

    其中他备课的原则是:以第一次的新老师的方式备课,充分学生理解方式来备课,备课文的广度,背课文的深度。
    
一个人下决心不难,一天做好五件事不难,难就难在每天都要做好这五件事。李老师是个普通人,由于每天都坚持完成好了自己的五个一工程,所以成了教育专家。

    我们力求做最好的老师,是一种平和的心态,是一种激情的行为。要做老师,就要做最好的老师,做你身边最好的,做同行中最好的。人只有报着做最好的心态,才有可能把事情做好。

    那么如何做一个好老师呢?李镇西认为要具备“三心”、“三家”。

    所谓“三心”,就是作为一个老师必须要具有童心、爱心、责任心。具有童心,可以让你很快地融入儿童的精神世界,以便从儿童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爱心,是每一个做教师所必须的,因为真正的教育就是爱的教育。只有真正从心底去爱学生为学生着想,才能让学生也爱你,才能真正地把学生教好。

“三家”说的是,教师在一定程度上要成为一个专家、思想家,心理学家。作为专家,首先就要课上得特别棒,这也是每一位老师征服学生的最有利的条件。再者,做为一位老师你必须在某一领域有特长、例如文学创作、发表文章、或下棋、画画等等,你在某一领域成为专家时,便能让学生佩服你,从而尊敬你、服从你。思想家,就是作为一位老师你必须要具有知识和思想上的魅力。我们做老师除了教书,更重要的是育人,做为一个引导者,更重要的是要有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去影响你的学生。说不定因为你的某一句话某一次行动而改变了某一个学生的一生,所以我们应该是一个思想家。心理学家,这是不用说,每个读师范类的都会去学心理学。心理学能让我们更快更有效地了解学生的内心和想法,以便更好地进行教育。

十二

善于学习,从别人身上不断的汲取经验和养料,让自己充实和走向强大。在我市教研室的安排下,多次的教研活动无疑为我们的进步提供良好的机遇。

给我留下印象比较深的,有两次。一次就是在2010年的春天,在我市一中举办的一次全国十校语文英才教学的论坛,其中东北师大附中的一位女教师上的《人间词话》给我们的难得印象。

一位刚出茅庐的年轻人,既善于引导学生积极思索,又能旁征博引。她的神采,她的语言可以说征服了在场所有的师生。不服不行啊!人家是真功夫啊,不是花拳绣腿啊!

课后,我便向她请教。从她的经验可以看出,一个优秀的语文教师,平时的积累、灵动的感悟是何等的重要啊!

第二次是2010年秋季的选修课评比和后来的展示课。我连续听了十几节课,我都认真的做了记录,并进行评点。我想对于我的评课能力,也是一个锻炼。

在这十几节课中,有三节给我留下很深很美好的印象。第一节是老师(文中的校名、人名皆为化名)的语言运用课,让我很受启发。因为人家那是对于语言理解是由天赋的。

    我为此即兴一段文字,以表达对这位才女老师的评价:

    也许您看起来十分平淡,如平静的水面上只有微微的波纹。但是平静正孕育着灵动的遐思,或者说缠绵之中正珍藏着生命的激情。

         您是语言的天使!而这一切均来自您长期的积累,来自于生活的积淀,来自于对人生执着的追寻。也许这就是一种天赋,上苍对于灵秀人的偏爱和钟情。

        值得我学习的还有很多,如课堂上耐心的倾听,气质上的沉着、从容和淡定,淡淡的关怀之情,尤其独具匠心的构思。

     第二节是一位叫做静老师的课。虽然她未能一等奖,但是她那种对人生的感悟是很难得的。大概是出生书香门第吧。

     第三位是璞老师,他上的事《从文自传》。课上的很大气。对此我也写下来几句感言:

     心心相印齐探索,娓娓道来赖底蕴。

  唯有灵犀一点出,诠释生命为感恩。

当然不得不一提的是,这一次我们也欣赏到了很不理想一节课。不知什么原因,这样课也被评为一等奖。

当然我无意对此再作更多的评头论足。然而其中的教训就是一个老师首先必须有较高的人文底蕴。底蕴不足,即使短时期的“包装”和“打造”是徒劳的。

还需一提的是,在2010年我注册“合肥雨翁博客”。不仅自己把教育与阅读、生活的心得写入博客,与大家交流。同时还在网上认识了范威胜、牧文、静女其姝、行舟、王开东、李镇西、铁皮鼓等语文教育名家,而深受启发。

十三

在今天,很多人把所谓的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时常有对立起来的感觉。实际上我一直以为两者并不矛盾。矛盾的往往是我们自己。诚然,对于高考的应试能力指导本身就是一门艺术。早在2002年我就这一问题,请教于一位教育界老前辈。在这位老人家的言传身教下,尤其实在2005年我几乎选择某一书店所有高考指导教材进行阅读,并做了一些题目。

这几年我一直对于阅读品质的问题进行探索。实际上我越来越认为,高考考试本身就是一门艺术,尤其是阅读的艺术。

关于这一方面的总结,我准备专门写一篇文章进行探讨。

在语文教育中,基础性字词句知识、文言文知识,写作基础,文章体裁等基础性知识不但不能因为新课程理念或者完成所谓探究式教育而有所减弱,相反还应该比过去更为重视。

也正如唐建新老师所言,“读文学类文本让学生感到震荡和共鸣,心灵得到淘洗与净化;读议论类文本让学生得到理性光芒的强烈照射,感受到逻辑思维的强大魅力;读实用类文本让学生感受到语言运用的巨大功力以及语言反映的科学态度与科学精神;读古代诗文则让学生领会与吸纳几千年民族的精神遗产与精妙表达。”正是这样,让学生一方面真正夯实基础,同时不断的接受民族文明的洗礼。

十四

有人替我总结,老师的语文课一个重要特点,那就是善于点拨。

点拨是一种智慧,也是人生感悟的临场再现。也许更多来自于心中反复锤炼语言的精华,更是妙手偶得。

点拨的结果是默契,是师生对文本、对人生的共同的感悟,是生命力量的展现。

默契的结果是幸福。而幸福是语老师的境界,或者说是一种收获。

为这一点,我们的追求,值得!

十五

2007年开始,我一直担任了我校的语文教研组长。由于我们语文教师团队共同努力,我们语文教研工作真正有了许多收获。一些年轻教师脱颖而出。

正如我自己总结的那样。舞台是自己搭建的,机会是自己创造的。在大的范围中,没有人看得起你,要想出人头地,就只能靠自己。当别人不邀请你跳舞时,你必须把舞跳得最佳。

也正是出于这一目的,在参加市级有关教研活动时,我积极参与,有时主动的走向讲台,发表自己的观点。也因为如此,我自己不仅找到了新的自信,而且交了许多朋友,为我以后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十六

    二十几年的教育生涯,在改变学生的同时,也在改变着我们自己,让我们变得儒雅,变得高贵。

当我们走进人群,走进社会,我们严肃认真的为人处事态度,庄重得体的外表,稳重大方的举止,温文尔雅的谈吐,自信乐观的态度,从而让周围的人对我们刮目相看,我们也会找到了成就感。

这样就叫做儒雅之风。这样的老师在课堂上,一举一动,让学生信服,让学生欣赏,更让学生肃然起敬。

这样的老师,在课堂上是智者,在课外,甘于清贫、甘于寂寞,一豆烛光,一杯清茶,一卷青书,远离红尘,远离闹市,然而他们胸藏万壑,心怀天下。这是多么惬意的自我啊!

什么叫做高贵呢?高贵实际上一种精神上的高贵,气质上的高贵。高贵不是VIP,是一种精神贵族。世界上最可恨的最可悲的难道不是有钱有势的精神贱民吗?

高贵是一种不随波逐流的精神风范,是从世俗的喧嚣中走向洁净的人格追求和人生态度。保持高贵,是一种自尊、自爱、自重和自信。海恩·泽曼告诫我们:“当你的周围人们通过种种欺诈和各种不诚实的行为而暴富的时候,当其他人摇尾乞怜向上爬的时候,你要保持自己的清白和尊严,不要同流合污;当有的人靠溜须拍马换来一个又一个‘成功’的时候,你要保持内心的宁静,不要因为他人成就而痛苦,当你看到有些人为了名利像狗一样爬行的时候,你要顶住世俗的压力,敢于特立独行,出淤泥而不染。”

    这几年,在我的心底有一个重要的变化,那就是越来越感到教师是一个幸福者。

作家毕淑敏曾经说过,人生本没有什么意义,人生的意义便在于我们要努力赋予它的意义。我想我的教育生涯也是如此。不管教师这个职业的取得是偶然还是必然,是主动还是被动,只要我还在从事它,我就不应该单纯地把它看成谋生的手段,我应该努力把它变成自己的事业,在其中寻求价值和理想,在其中寻求幸福和快乐。

    当我们领略教育的意义是,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道理,那就是一个医生用他的医术和救死扶伤的的精神,去拯救人的生命的时候,我们说医生是了不起的。那么我们教育一个学生,尤其是转化一个落后学生,让他们重新焕发人生热情,发现人生的真善美,从而改变了自己,我们不是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吗?

    教师是幸福的,关键在于我们也要能够发现这种幸福。当我们在追求诗意课堂,点燃自己的激情,与学生一起探索科学与文明奥秘的时候,我们难道不感到自己在幸福之中吗?当我们博览群书,享受着精神上的满足的时候,我们不正处在幸福之中吗?当我们带着研究和反思的理性,与同事们一起探讨教育规律的时候,我们不正处于幸福之中吗?教育生涯,在改变学生的同时,也在改变着我们自己,让我们变得儒雅,变得高贵,我们不觉得自己处在幸福之中吗?

也许与社会上的其他人比较,我们缺乏虚名,缺少金钱与地位。随着岁月的磨洗,尤其是进入中年以后,我越来越对那些与生命无关的东西不再感兴趣了,心灵世界趋向澄明与宁静。我常常在想,茫茫宇宙,气象万千,生而为人,是乃万幸;滚滚红尘,大千世界,生而为师,当是幸中之幸啊!我们无法改变生命的长度,但我们可以左右我们生命的轨迹,

呵护心灵不被现实所异化,让自己不因诱惑而昏聩,带着创新的精神,带着人间的大爱,虽不能普渡苍生,但至少可以改变我们周围的学生,哪怕为数甚少。这不是一种幸福的人生吗?有这样的事业,我们又何必心存抱怨,让自己难受呢?

朋友们!苍天既然让我们选择了教师,就让我们以一颗圣洁的心,来对待我们的事业,也让我们自己的人生变得大气、博爱、幸福吧!

尾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让我们带着理想和思想,在语文教育的征程中,扎扎实实,努力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