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心灵去读书

    我思故我在!

     读书、思考,让自己的思想在阅读中不断的撞击,让自己在尘世的奔波与超越中发现自己的灵魂世界,让自己不断的孤独中与古人对话,让我们精神世界不断的充盈与强大起来。这是我们理性,也是灵性的选择。今天,在次与大家交流,我想更多交流我读书时候的体会,分享我的痛苦与快乐,而由此获得新的灵感让我茅塞顿开。

    我是一个喜欢读书的人,即使在当初我在人生最为低谷的时节,我也没有放弃读书的嗜好。而这一段的历史早已在我的阅读史中有比较详细的记录。我想强调的是在,2009年我阅读了王崧舟、李镇西和朱永新的书籍之后,把阅读看成是一个自觉的状态。这其中的特点就是无论阅读的数量和质量,都有明显的提高。从内容上,涉及教育、语文教育、历史、哲学、宗教、文学等各个方面。

    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明显的感觉得自己的内心世界一个极大的改变,那就是自己已经有了对于世界、对自己的事业和生活,真正有了独立看法,也真正意义上的精神自信。

    首先有一种对于文化和信仰的坚守,也可以说是一种境界和信念,这实际上就是一种“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不加沮”的精神。 

    至于读什么书,我既有随性而读,也有主动的选择。

    所谓随性而读书,主要是关注人生的价值有关的书籍,能够在阅读过程中,能够从灵性给予我启迪,让我的心灵世界受到震撼的书籍。而主动选择,倾向于主动选择一些相对比较精品的书籍。一般来比较浅显的书籍,已经不再引起我的兴趣。

    我想在这里选择几本书籍,与大家交流我读书的体会。

    第一本书,我想谈谈阅读景凯旋的《被贬低的思想》的体会。该书在评论文学现象的同时,流露出一种独到的思想。尽管书中不少观点,我不一定赞同。但作者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直到今天,现代中西方文学现象中,摄取许多有价值的作品及其文学现象,进行比较睿智的分析,提出许多独到而且深刻的论述。

    也正如书中引述的康德的话,“人是一根扭曲的木材,从中长不出笔直的东西来”。人不可能掌握真理,但是我们可以逐渐的接近于正确的结论。其实,往往被我们忽视的地方,那就是对常识的遵守和信赖。书中指出,“任何一个伟大的思想并不比一位老农的看法对人们更有益处。近年来,我对于那些知识分子的一些胡言乱语,越发感到一种抵触,这固然与我小时候就是反潮流有关,更与那些精英分子的论述与草根民众的追求的差异越来越大有关。

    在他的《鲁迅:一个反权力的离群者》一文中,对鲁迅的理解与众不同,他认为鲁迅的一生“离群者”。根据福柯的理论,话语权实际上是权力意志的体现,代表某些组织或者是大学,是集体霸权的产物。而“离群者”,则可能才是一种自由的阐述。鲁迅一生憎恶的就是权威和奴性,而这又恰恰与他“立人”精神相吻合。鲁迅是自由的追求者,他只想“立人”,而不想“牧人”。。他甚至还想到了一旦知识分子与执政者的结合,那就不是知识分子,而是智囊与幕僚。五四运动之后,胡适等人追求宪政,而鲁迅则走向了民众。但鲁迅也与没有真正赞同李大钊以及中共“到民众中去”,因为他既不赞成知识分子与官场的结合,也不愿意与民众结合,因为群众的愚昧,“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鲁迅永远是一个

    孤独者,他正如福柯所说的那样,做一个“普遍的知识人”,进行“旨在揭露和破坏权力的斗争”。鲁迅永远一生面对权力与权力话语,始终表现出一种批判精神和道德勇气。

    我们正是在这些阅读中,通过自己思索,从而不断地更新、完善自己的认识,也在不断的改变自己的思维。而今是解构的时代,我们既要批判过去习惯的古老的想法,也要防止自己不被流行的浅陋所遮蔽,在亦步亦趋中获得一些科学的结论。

    当我在阅读《传奇的年代》,我并没有为书中的观点,将自己所淹没。我看到从改革开放伤痕文学以来,一直沉湎于对建国以来的批判,许多文学家已被欲望所俘虏,人文主义等像西方文艺复兴运动的启蒙和后来欧洲的对于现实的批判而成为虚空,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许多人甚至想抛弃鲁迅,企图追求所谓的自由和所谓的民族和谐与幸福,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错误。

    书中对陀思妥耶夫斯基、昆德拉、索尔仁尼琴等作品的分析,无不表现了作品对于当今世界的精彩分析。而这些正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

    我想提到的第二本书是曹文轩的《经典作家十五讲》。这本书对鲁迅、沈从文、汪曾祺和外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川端康成、毛姆、博尔赫斯和米兰·昆德拉等作品和作家进行的独到分析,可以说颇有新意。 

    其中的川端康成,让我想起了昔日的《花未眠》的文字:

    我常常不可思议地思考一些微不足道的问题。……发现花未眠,我大吃一惊。……凌晨四点凝视海棠花,更觉得它美极了。它盛放,含有一种哀伤的美。

    花未眠这众所周知的事,忽然成了新发现花的机缘。自然的美是无限的。人感受到的美却是有限的,正因为人感受美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说人感受到的美是有限的,自然的美是无限的。至少人的一生中感受到的美是有限的,是很有限的,这是我的实际感受,也是我的感叹。人感受美的能力,既不是与时代同步前进,也不是伴随年龄而增长。凌晨四点的海棠花,应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如果说,一朵花很美,那么我有时就会不由地自语道:要活下去! 

    画家雷诺阿说:只要有点进步,那就是进一步接近死亡,这是多么凄惨啊。他又说:我相信我还在进步。这是他临终的话。米开朗基罗临终的话也是:事物好不容易如愿表现出来的时候,也就是死亡。米开朗基罗享年八十九岁。我喜欢他的用石膏套制的脸型。

    美是邂逅所得,是亲近所得。这是需要反复陶冶的。

    这实际上是一种纤细的美。我觉得更是一种禅心。正如曹文轩指出的那样,樱雨霏霏,落英遍地,实在是让人难以抑制伤悲。但又确实是美的,凄艳的美。樱雨之中,那些乌鸦像精灵在飞翔,发出寂寞的羽响。面对此情此景,你的心境不由得你而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

    “春花秋月杜鹃夏,洞穴爱爱寒意加。”当我们心静下来之后,我们真正的发现自然和人的美。

    第三本书为刘小枫的《沉重的肉身》。书中运用的方法,可以说是我们过去未曾接触过的一种。从叙事与伦理,从人民大众的大伦理到自由伦理的个体叙事,无不透视出一种智慧与渊博。

    首先我插叙一下他关于近现代中国历史的一个观点,

    中国如今面临的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在我看来,这场变局的实际含义关键在于两点:一是中国的政制传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二是中国面临从未面对过的国际政治格局。晚晴有一位学人指出大哉!天命无常,故君子不可不戒惧,黎民不可不劝勉。  

    冷战格局被打破,不是美国的强权压过了俄国的强权,而是中国在毛泽东带领下争取民族国家自立突围冷战格局。民族自立是强有力的政治原则,与美国的普世价值形成竞争格局。 

    的确说得十分精彩。在他的《沉重的肉身》中,从一个文革时期亲身经历的故事讲起,引出叙事对于人的重要性。叙事改变了人存在的时空感觉。人时常觉得自己的生活变得破碎不堪时,叙事让人找到了自己。“当幸福在时,我们便拥有一切,而当幸福不在时,我们便尽力谋求它。”

    刘小枫指出,“神往往不过是叫许多人看到幸福的一个影子,随后把他们推向了毁灭的道路(梭伦)”这种神即偶然。因而叙事不仅是讲述曾经的生活,也讲述尚未经历的生活。而理性的伦理则是讲述人应该遵守的一个基本的准则,叙事的伦理则是具体个人遭遇。前者是亚里斯多德、康德,后者则是荷马、索福克勒斯、但丁、莎士比亚。

    在前现代的伦理,规范是由于宗教决定的。现代社会个体的复杂,现代的叙事有两种,即人民伦理的大叙事和自由伦理的个体叙事。大的叙事关注的是民族、国家历史的目的,自由的个人叙事,则是某一个人的生活印地,展现的是人面对生存,有无数个生存悖论,有着无数个矛盾和冲突中的选择。而自由的个人伦理的选择,可以促使人们不断的反省。

    我想,只有不断反省的人,才可以称得上完美的人。

    第四本书我想介绍《伟大的传统·致中国人的演讲》(三卷本)。这是一本精致的书,也是内容丰富的书。在喧嚣的今天,我们带着疲惫的身躯,摒弃那精彩的诱惑,静下心来,我们思念的还是那个家。

    在救国与启蒙的近代以来,从民族和国家来讲,我们一次次选择与重建,试图找到一条救国与救民的道路;而在我们实现民族独立并且开始崛起之时,面对打开国门以后纷纭的现实,我们多少次迷茫与浮躁,甚至失去了自己灵魂。这时刻如果能够聆听先驱者的探索过程的感慨,找到那些对于我们有益的传统,让我们重新担当起自己的责任,“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天平”。是的,早在辛亥革命的前夕,中山先生早已看穿西方文明的内涵,西方固然有许多东西值得我们去借鉴,但是并非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我们需要的是创造,而这种创造绝非凭空而来。因为文化上的虚无主义,只会是我们像一支飘落水上的浮萍,没有根基。

    林语堂、徐复观、傅佩荣等揭示出人生的真谛,引发我们心灵自省,拷问与抚慰人类灵魂深处最为敏感最为脆弱的地带。陈鼓应、杜维明等促使我们从古老文化汲取营养。

    中国文化的最为明显的特点,就在于“悟性”。而灵动、中庸、自重、幽默、礼乐、孝爱等成为比较重要的关键词。而这正引发我们不断的挖掘。殊途同归,无论从哪一条路,即复古派西化派等,最终无不对中华文化有着割不断的联系。

    我们不会墨守陈规,但也不会在滔滔世界洪流丧失我们的文化的根本。这就是结论。

    第五本书,应该是韩毓海的《马克思的事业》。

    我们毕竟是从毛泽东时代开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在今天的人们看来,描述我们自己成长的精神历程,似乎会让我们的精神的变化,淹没在宏大的叙事的过程中。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评价。我们无法摆脱历史,况且“革命不没有终结”。在今天的国际国内的时局来看,追念一种没有革命的话语,如果不是精神麻木,也起码是一厢情愿。就在我苦苦的寻思如何的读懂毛泽东的时候,一个“机缘”来到了。

    2014年初夏,我有缘读到了韩毓海先生的《马克思的事业》。这是一本让我心灵受到震撼的一部著作,也是一部深刻的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一部著作。

    随后,我又先后买到了他的《五百年来谁著史》《一片读罢头飞雪》,这样我基本上可以系统的了解韩毓海先生的思想体系。韩毓海先生让我重新树立了自己的信仰,让我读懂了毛泽东,还让我了解当今天下大势。

    改革开放使中国开始走上了崛起的道路。但也带来了新的危机。如今私有化程度加剧,党的领导干部腐败加剧,贫富悬殊,青少年甚至整个社会的信仰坍塌。中国的社会危机也严重起来……

    这时,我读到,毛泽东的晚年曾经推荐全党同志,读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两本书。毛泽东的晚年头脑十分清醒。他深深的担忧,甚至嚎啕大哭。他不是为自己而哭,他是马克思而哭,为社会主义事业,为劳苦大众而哭。

    毛泽东的晚年是十分悲壮的。我们可以说,毛泽东、周恩来是唱着《国际歌》离开人世间的。他们如同许多革命烈士义无反顾走向刑场走向屠刀一样。

    “大树无言立北风,残阳如血说英雄。漫道雄关岂是梦,男儿何必尽成功。”

    2002年,韩毓海发表了《一篇读罢头飞雪》。他在文中再一次强调了费正清的结论:“19世纪的中国是一个王朝虚位的时代,是一个国家能力极端衰弱的时代。广州作为一个城市的衰落,就是中央国家能力衰落的一个重要表现。”

    后来他写了《五百年来谁著史》这本著作,对国家命运的再思考。

    他认为,2008年开始的世界金融危机,正是从华尔街的次贷危机开始并逐渐席卷全球的,得天独厚的条件让他得以亲身体验华尔街的“哀鸿遍野”,并展开对“货币和金融”近距离的观察和思考。 

     在《一篇读罢头飞雪》,在他的文章中,指出了这样的道理:

    “中国当然需要改革,中国当然渴望富强、需要富强,正如严复所指出的,自古‘无不富强之王道’,离开了‘富强’‘王道’往往就会流于空谈,国家便会陷入积贫积弱,而这也确是宋儒以来中国文明的一个致命缺陷。

    晚清以来,中国举凡财政金融、军事、科技均落后于西方,不仅陷入国家民族的大劫难,而且陷入了文明的大劫难,要寻求富强之道,什么办法都尝试尽了,结论则是完全没有办法实现历史的翻盘。直到湘潭毛润之先生出来,方才能够逐步集合中华文明的真谛,一举扭转了这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改造中国与世界”,这是中共创始人毛泽东青年时代,与“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游泳伙伴们共勉的话,正如“造反有理”乃是一句更值得争议的格言。“旗号镰刀斧头,军号工农革命”,中共翻转了“漫长的19世纪”,推翻了由帝国主义者主宰的世界秩序,毛泽东率领共产党完成了“几乎不可能之事”,成就了他自己青年时代的诺言,但也牺牲了自己几乎全部的亲人。――毛泽东一家前赴后继、壮烈牺牲的经历,就是“感动上帝”的中国共产党奋斗史的形象写照。

    今天,共产党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当今中国遭遇的发展难局与困境,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面对过的,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党心涣散、人心涣散、思想文化领导权的失落,更深刻威胁着具有90年光辉历史的中国共产党。

    在严峻的危机与压力面前,除了以前无古人的创造性实践去克服重重困难,除了“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除了“在本来没有路的地方硬闯出一条新路”之外,中国共产党人没有任何退路可走。如果我们后退一步,将又是娄山关、又是大渡河。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韩毓海先生饱含深情的写到:“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人人皆可成佛陀。而所谓佛陀,便是那个为天下饥荒打开自己谷仓的人,是那个为了世上的不平牺牲了全部亲人的人,是那个观看《白蛇传》泪流满面、拍案高呼“不革命行吗?”的人,是那个面对世界上最大的强权,轻轻作了一个手势说:“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人。

    毛泽东领导的新中国的道路,绝不是过去封建政权的更迭,其实质是一场暂新的革命,一场改造几千年旧的社会制度和习惯的革命。因此必然触及到旧的封建统治基础,即以儒家学说教育下的乡绅阶层的基础性政治和士大夫的政治。同样新中国的建设的道路也不是重蹈西方资产阶级的管理国家的道路,因为那样不仅中国的现代化道路难以实现,而且中国也只能沦为西方国家的附庸。因此在我们这个农业为主体的国度,培养一大批有教养的无产阶级管理者队伍,而这一点是一场的艰难和复杂。毛泽东作了艰辛的探索,他提出了“劳动人民知识化,知识分子劳动化”、“移风易俗”、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等主张并予以实施。而这一切努力又遭到了来自于党内和知识分子的误解和强烈抵制。诚然,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表明:进行社会再生产领域内的建设与改造,与单纯进行生产领域内反经济剥夺的革命相比较而言,前者任务远为艰巨。力图在一个经济上比较落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发育都很不成熟的大国的民众中,培养、造就新型的“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培养、造就一支强大的、有教养的无产阶级队伍,培养和造就一个新社会的中坚阶层和中坚力量,这需要一个极其漫长的历史过程,它绝不能一蹴而就,更不能采用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的方式来完成。

    在披阅《南史》梁武帝(萧衍)故事时,毛泽东曾引罗隐诗叹曰:“时来天地皆协力,运去英雄不自由。”由于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成功改造了中国社会的基层,毛泽东一举横扫蒋、美、日反动派如卷席,斯可谓“天地皆协力”;而在与中国社会的中层——士大夫阶级(及其现代产物)进行斗争时,毛泽东所面临的巨大的挑战,会遭到党内与知识分子的误解乃至强烈抵制,这几乎就是必然的。而此诚所谓:“运去英雄不自由”。

    如果我们不能够认真的理解上述这些道理,读懂毛泽东及其他的巨人的事业将是不可想象的。

    “知我罪我,皆为《春秋》。”毛泽东并非秦皇汉武。因为他创造的历史是在“春秋”之外。中国的旧的价值体系当然不能评价毛泽东,因为他要摧毁中国奉行了几千年的基本统治结构;尤其是触及了中国士大夫阶层。

    毛泽东十分期望自己“改造中国和世界”的宏愿能够在他的身后得以继续,因此他寄希望造就一代新人。如今在苏联瓦解之后,中国的红旗虽未倒下,恐怕在于毛泽东的希望没有完全落空,即“中国的第三代、第四代人”受到毛泽东思想的教育和培养。但是现实世界的迷茫与执政党的蜕变的危险依然存在。

    联想到今天,尤其是这几年我所接触的所谓知识分子(包括间接的)的文字,他们醉心于西方式的普世价值观,我感到重温马克思的学说,重温毛泽东的事业,是十分必要的。 

    马克思说,“使死人复生是为了赞美新的斗争,而不是为了拙劣地模仿旧的斗争;是为了在想象中夸大某一任务,而不是为了回避在现实中解决这个任务;是为了再度找到革命的精神,而不是为了让革命的幽灵重行游荡。”

    这是理智的精神选择,也是让自己真正站在时代的精神的前面的一次勇敢的选择。之所以要有勇气,在于“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毛泽东的晚年是孤独的,他曾经说过,“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曾放言“我们中华民族有同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的毛泽东,晚年竟发出这样的感慨!呜呼!中国历史之哀,何其甚也。

    时值三十年的今天,我们抚今追昔,伴随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伴随苏联的解体;伴随美国华尔街危机和对世界的继续掠夺和战争,对中国的围堵和挑衅;伴随着今天我国的腐败横生,贫富悬殊,青少年信仰缺失,社会道德沦丧;也伴随所谓精英人物的奇谈怪论等,我们不禁感慨万千。

    与其说这本书是对改革开放以来许多思想的一种颠覆,不如说是一种回归。这是一种责任和使命的回归,也是信仰的重建,是一个否定之否定规律的胜利。

    从少年时代,我就对于共产主义的理想十分向往。在高中读书期间,我接受了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胜利唯物主义,从此开始信仰马克思主义。几十年来因时局和个人的境遇变化,有过动摇和偏离,但是对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的情感世界,一直未曾动摇。近几年来国内外的形势的变化,让我再次坚定自己的立场。我对“毛泽东学”十分执着,可一直觉得隔靴搔痒,未获“真经”。在众多研究毛泽东的著作中,比较接近的其真谛的是朱向前、何新、陈晋等,但是可能是现实政治的局限,在涉及敏感问题的时候,还是未能够得其要领。根源在于对于毛泽东晚年的追求,未能深层次从中国历史的特点和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去认真的把握,未能真正的理解毛泽东及其共产党人的追求,而与真理擦肩而过。

    《马克思的事业》一书不仅是我对于思索“毛泽东学”的敏感问题,能够有机会清晰的梳理,而且让我们找到一些探索问题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我想,一个人当他走近真理的时候,或者说他重新发现自己当初追求信仰正确的时候,他是何等的快乐和幸福,何况这是在经历千难万险之后的结论。

    在未来的世纪中,面对国际资本和国内富人阶层的无情掠夺,人们既然还会对二十世纪革命和革命精神予以缅怀的。马克思说,“使死人复生是为了赞美新的斗争,而不是为了拙劣的模仿旧的斗争;是为了在想象中夸大某一任务,而不是为了回避在现实中解决这个任务;是为了再度找到革命精神,而不是为了让革命的幽灵重新游荡。”

    毛泽东的伟大在于他始终是在激烈的战斗生涯中度过的,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依然关注中国的国家安危。毛泽东又是以一个战略家的思维,以对中国社会未来发展规律的认识,来思考他所遇到的问题。这正是他与他的战友不同的地方,也是他的战友无法企及只能心诚悦服跟随他前进的原因所在。当然他的战友所做精密战术分析也有其意义,并与之相互补充。

    毛泽东虽然走了,虽然他的身后,遭到无情无义精英分子的辱骂与诽谤,但是“后来者将会根据新的不同的历史条件,高举他的旗帜,去继续进行不同形式的斗争”。

    这就是结论。

    我们的时代是一个危机和希望并存的时代,这要我们拥有科学的眼光,摈弃传统的一叶障目式的的论调,也排除了耀眼的跟进西方的精英理论,我们定能寻求到真理,也不至于枉为人的一生。

    呜呼,读到这里,我感喟良久。

    秉承先人之余恩,苦读经营数十载,虽事业未其时,难以真正实现理想之坦途,平生已料无大之功效,但参禅度理,幸遇难得之际,当能走近真理,闻道于中晚年,也是“桑榆非晚”!

        探索是辛苦的,但是也是有价值的。我想,一个人当他走近真理的时候,他是何等的快乐和幸福,何况是经历千难万险之后。

    第六本书是《家世》。

    这是一部从家族家风的角度,向我们叙述了近现代中国望族的传奇经历,如林氏家族对专门人才的培养,卢作孚家族如何让孩子不要成为败家子,黄兴家的无我笃实家风……这些都将启发我们,传承什么,自己该做些什么。

    与那些显赫家族比较,我们这些寒门人家注意勤俭节约,尊重文化,尊老敬贤,诚实做人,一诺千金等。如果能够有一种家族的信仰,更是促使家族中晚辈读书上进,珍惜生活,慎终追远,继往开来。如今危机日重的现代社会,特蕾莎修女的一句话,足以让我们深深的思考:“回家,爱你的家人。”

    第七本书,我想选择的是《梁羽生闲说<金瓶梅>》。我想起了李存葆的《永不凋谢的罂粟花》,揭示了《金瓶梅》的价值。

     一部《金瓶梅》,怎一个“淫”字了得!说实在的,并不是《金瓶梅》中描述性的内容,我才没有认真的看下去,而是书中那种秉笔血淋淋社会现实的果敢,那直逼人性之恶的无畏,让我们阅读的时候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不朽的文学巨著,常常是读者解读社会的放大镜与望远镜。从而揭示了现实社会的形形色色人物,观照出无奇不有的花花世界;并在历史与现实的经经纬纬里,窥得作品深藏的意蕴。从某种意义上讲,《金》书不仅是一部“究天人之际,通今古之变”的大书,更是透过封建社会末世的市井人物风俗画,展示了罪恶社会的黑暗。

    封建社会的末期。皇权专制,官场腐败,社会伦理堕落,鬼魅横行,像西门庆这样的人,对财与色的占有欲,总会得寸进尺,得陇望蜀。当他从孟玉楼那里财色兼得的同时,也将贪婪攫取的目光,瞄向了“结义十兄弟”中的花子虚之妻李瓶儿。李瓶儿不仅从她叔公公花太监那里继承了万贯家资,而且还是一个秀色可餐的美娘。对女人,西门庆不仅是个在舌尖上甜言蜜语,肯用功夫的家伙;且在性技巧上,会施展各种能博得淫妇心痒难挠的花样。对西门庆玩女人时的十八般“武艺”,李瓶儿早有耳闻,且跃跃欲试。当她“送货上门”将西门勾到手后,西门那降伏女人的“龙马精神”,使她在肉体上获得了极大的满足。于是,她与西门联手,先是气死了丈夫花子虚;继而,又蹬掉刚刚招赘的蒋竹山,不顾一切地嫁给西门为六房。李瓶儿给西门带来的财产,巨矣,多矣。其中有“六十锭大元宝,共计三千两”,还有“四口描金箱柜、蟒衣玉带、帽顶绦环,提系条脱,值钱珍宝玩好之物”。另有花家的房产及李瓶儿私藏的珠宝、衣饰无算。这又使得西门庆在原始资本积累的过程中,探囊取物般地挖得了沉甸甸的第二桶大金。西门仅用其中的少许银子,便新建起解当铺。一个发迹的痞子的智慧,只有在人间黑暗的地狱中,才能开花结果,没有官场的腐败,这种罪恶之花,是断然不能绽放的。性命已进地狱口,却被金钱唤回来的西门庆,通过这次化险为夷,取得成功。一个像西门庆式的人物能够成功,难道不值得我们去反思吗?

    从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的名字中各取一字定为书名的《金瓶梅》,是明朝末叶上流社会的淫乱,在市井人物身上的折射和缩影。《金》书是我国第一部以家庭生活、市井人物为主要描写对象的长篇小说,它从“入欲始”,以“破欲终”。“德厚者流光,德薄者流卑”。上流社会的腐化必会导致市井的堕落。朝廷点起一堆“淫火”,市井便必会亮起万盏“欲灯”。在堕落与淫乱日益侵蚀着市井社会人心的时候,美与丑,善与恶,都处于一种不可思议的不平衡之中。这时,人的动物性一面,最容易毫无遮盖地显露出来。《金》书中所描写的整个市井社会里,也同样是淫气弥散的“混沌世界”。

    我们目睹现实社会的黑暗,重要的是分析造成这样社会的深层次原因,力求探索社会的本质。

    第八本书应该是范曾的《国学开讲》。

    在今天社会背景下,有觉悟的人们不自觉的向中国传统文明寻求智慧,来解决当下的困境。范曾的《国学开讲》无疑是一个难得的尝试。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就是说,古老的经典,只要我们怀有敬畏之心,不断从中汲取营养,从而使我们的生命之树长青。

    我们追求生命的自由,是一种理性的自由,心灵的自由。“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司马迁的追求无疑对我们是一个启示。 

    读国学,读经典,不是在枯燥的文字中寻求章句。实际上从鲜活故事中,从精美的文字中,慢慢的品味,静静的感悟,自然可以得到我们需要的精神养料。“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易经》既是群经之首,又是智慧的元典。《易经》阴阳调和,太极整体,让我们在安静中和中揣摩宇宙人生的奥秘。“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困难的到来,只要我们心中有一盏灯,我们就没有必要恐惧,心存中正,否极泰来,既然化险为夷;反之得意忘形,大吉大利也会结局悲惨。

    范曾从孔孟老庄,到慧能禅师,皆有独到的见解。一语点破,思路鲜活,读之不觉收益。“看破、放下、自在”,是佛陀一生追求的境界,也是我们对佛学的主旨的理解。能够看破一切,心量非常广大的人,方能明心见性,顿悟成佛。

    书中赞赏尼采提到的,一个人要有骆驼的耐久,狮子的威风,还要赤字之心。读到这里,我们既然会找到答案的。

    第九本书,我想推荐的是《古老的回声》,王富仁先生所著。或者叶嘉莹所写的诗歌论著。

    关于前者,作者表现对诗歌独特理解,也是我真正开始读懂诗歌的启蒙书籍。比如,在王富仁的视界里,屈原是一个纯粹而又伟大的诗人。他说,人,在神秘的互渗关联中建立起了整个世界的表象,这种表象是集体表象通过语言、暗示等各种形式转移到个体的精神世界中来的。于是,在王富仁的解读中,屈原是一个真正活在由神秘互渗建立起来的神话世界种的诗人,是一个真正具有个性意识的觉醒的人。因为其在精神上与周围的世界在互渗中融成了一体,才真诚地感到了自我失落的巨大痛苦,开始无法接受这个矛盾重重的世界;因为其开始感到了自我的孤独,他周围的整个神秘的世界才活跃起来,在他的面前重新攒集、聚拢和组合。

        他认为,整部《离骚》作品的解读,也就在对屈原个体的重新定位上开始的,充满了原始人的神秘的互渗性的思维之旅也就开始了。以往被学者们视为屈原自报家门式的开头,在王富仁老师的解读中,也让我们觉得有了一种神秘的力量。同样,我们可以尝试回到童年的意识中去,去思考我们自己,思考一下我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帝高阳之苗裔兮……”,在这里成了神圣的一切。

        读到这,我不禁想到,生活中的一切竟如天注定了似的。有时候,我们确实难以用现代文明社会的惯性思维去思考,是不是,当现代文明日益发展的同时,我们也丧失了童年里珍贵的原始思维方式呢?人,在成为社会属性人的时候,是否遗失了我们的自然属性呢? 也许儿童时代的聪颖,或者一些美好的品质,在某一天突然在我们身上“复活”了。 

        因此,在王富仁的眼中,《离骚》成了一篇坚决向社会流俗宣战的伟大诗篇。

    实际上,我写到了这里,似乎我人生的历史已经变成了阅读的历史。因为接近于天命之年的时候,读书在生活中的位置已经是越来越重要了。正是自己独特的人生体验,也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视角,那就是在阅读文学作品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作品”就是作者情感世界的记录,并且贮藏着我们民族及其全人类的情感“密码”。于是我们可以与作者进行真切的“交流”。这时“作品”只不过是一个媒介,刹那间,静穆而生机盎然的大自然都会诱发你对于情感世界去深入的探索。你思接千载,沐浴在神灵的光里。不过,问题在这些作品的“冰山”之下,却有着更为精彩和诱人的“密码”。这是文学的神秘,人的神秘。当意识到这一点时,我为自己创造性地发现而激动、惊奇,自己也似乎变得年轻。

        第十本书为葛兆光先生的《古代中国文化讲义》。这本书如同一个导游,引领我们从读书人和民间思想的两种线索,来品味中华文化发展线索和内涵。语言通俗却能要言妙道,对儒释道皆有精辟之论,读后让人顿觉豁然开朗。说真的,关于《坛经》和庄子的学说,很多人不敢深入分析,怕露出自己学问的浅薄。作者却能抓住实质,条分缕析,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几年,我拜读了几位杰出人物的书籍。他们从各自角度,为我的思考提供新了灵感。有了这些灵感,触动我思索的兴致我在想,其实每一个写书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没有自己故事的人实际上是写不好自己书的。如果我能够挖掘他们写书时候,那些影响他们写书的故事的影子。那样的话,肯定更有价值。

    打开一个思想的通道,我们获得的将可能是一个世界。

        读书还让我感受到一种使命感被唤起,意味着像我这样一个底层的知识分子,有理由为国家为民族去分忧去思考不过这种思考应该是理性的和厚重的,是一种来自于民间生活的真切体察,一种对于祖国历史和文化的深深情怀,一种对痛苦坎坷人生经历的深深感悟,一种超越世俗的精神,一种敢于反击潮流和权威的勇气和坚定

        我能否从相对狭窄的社会交往圈子中突围,能否克服继续保持让自己的观点处于时代的前头而又不被时尚的迷雾所遮蔽,能否有更为广阔的视野和深远的幽思去保证自己思索的价值,能否彻底摆脱因为个人生活的偏见而又不失个性的精彩。这实际上在考验着我自己。

    我算不上一个科班出生的读书人,身上看不到一个“学院派”那种依赖“理论来武装自己的影子,甚至缺乏某种必要的学术严谨呈现的是一种“顿悟”式的思维风格在我的前方时常苦无别人的引导,十分迷茫。过去在我结识的朋友中,他们与我为难以解开的迷,去共同的探讨。而如今这样的朋友愈来愈少。我不时地陷入孤寂的荒漠中,怀着对绿洲的渴望,苦苦的挣扎着,寻觅着……

        在阅读那些富有创造性的灵性的作品的时候,我既要静下心来倾听作者内心的呼唤,包括“言外之意”还要结合自己人生体验,甚至自己心灵世界的“声音”,予以补充完善,或者说一种交融或者转换。这种阅读才是自己心灵的阅读。这样的阅读,时间一久,心灵得到滋润,精神得到滋养,整个的人会提升、净化和纯化。

        我反复梳理自己阅读的历程,梳理自己精神探索的历史,破译自己读懂和滋养自己心灵的一次次努力。也许过去的某一时刻,我们不经意地播下一粒生命的种子,在今天阅读的某一刹那,我们欣然唤醒那一沉睡的“记忆”,这时候我们会为自己生命之花的精彩而十分高兴。同时我们又可能巧妙的播下了新的种子。而这个生命的种子,一旦时机成熟,又会长出新的生命之芽,最终长成大树。人生短暂,人生最值得关注的是自己心灵世界成长和成长过程中丰富多彩。反之我们对自己心灵世界的变化熟视无睹。久而久之,自己的灵魂就会枯竭,甚至麻木、异化,乃至死亡。

        尽管不可能每一次阅读都能引起我心灵世界的震撼。而能否引起我们心灵的震撼,则看有没有合适的书籍,自己心灵世界有没有储备充足,或者说有没有彼此契合的“佳缘”。耐心的等待,也可能是一次孕育,为下一次的精彩相遇做好铺垫。

        人不可能脱离生活的现实,去追寻超凡脱俗的梦想。何况历史与自己的时空注定会使我们留下了印地。

        阅读只是凭借内心的力量,玩味着眼前的字句,慢慢的提升自己,从模糊的概念到更清晰为止。而每次任何新的知识和认识的获得,都来自于自身的构建。正如我们听一些专家和学者谈教育一样,作为第一线的教师,真正有用的还是自己在教育实践中真切的感悟。我想,你应该在阅读过程中尽可能阅读原著,少读别人的解说。我一直认为任何有价值的发现,都来自于他披荆斩棘的艰辛探索。

    真正的阅读和思考是潜心悟道的过程。所谓“潜心”,就是让自己的心灵排除干扰,避免外在的诱惑,能够保持心灵世界的宁静;同时还要在阅读的过程中,学会凝听自己心灵的感动。这样我们才能真的有所收获。而“悟道”的过程,就是与作者一起探索人生和社会的规律,一起探索真理。当然,这并非容易,值得我们慢慢的思考啊。

    时间:2015-02-27  热度:160℃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